又是在吧上传!该死的校园,以后俺有钱了一定单独拉两条线,用一条,闲一条!这章是补昨天更新,今天更新照旧,不过估计时间会晚上一点。
………………………
三日回门,今日的相国府内张灯结彩、热闹非凡,当唐离与李腾蛟所乘轩车到达时,相府门外早有一大堆敷粉簪花的男子及身着五色裙装的女子等候。
李林甫子嗣众多,除那些外放做官的以外,留京的儿子们全部出来迎接,而他们的妻子并李腾蛟的那些嫡亲姐姐,就是府门前这一堆女眷的由来。
回门礼时,注定了是女人们的天下,只见李腾蛟刚一下车,那为数众多的嫂嫂及姐姐们便围了上来拉着她说长道短,在众女眷们咯咯哄笑声不绝的同时,唐离由一众舅子哥及姐夫哥们迎住,有一句没一句的扯着闲篇。
事实果如史书所载一般,太过于强势的李林甫一人占尽了聪明,以至于他那众多的儿子中,却并无一个特别出众者,终日只知章台走马、狎妓游乐。便在此时,他们积聚一处,说道最多的依然是平康坊三字。
在府门前喧闹了近三柱香的时间,唐离与李腾蛟才被众星拱月般拥入内宅,其时,李林甫夫妇早已盛装在坐,这免不得又是一番行礼。
礼成,随后便是吃回门酒,并无外客,单是李氏宗亲在坐,就将相府硕大的二进正堂及花厅、便厅挤的满满。
似这等回门酒,本就是专为新女婿所设,起哄耍热闹的是新妇的哥哥姐姐们,所以李林甫与宴后说了几句婚姻为人道之大伦如此的话后,便离席而去。
李林甫一走,原本在席间正襟危坐的诸位公子哥们顿时活泛起来,一时间高声喝叫、往来劝酒,真个是热闹不堪。
勉力支应了半个多时辰,将席中诸客都敷衍一遍后,带着微醺酒意的唐离向李腾蛟耳语几句后借机离席,溜出正堂后往寻李林甫。
“老爷正在书房会客,姑爷,这边请!”,随着一个青衣小厮而行,唐离看着路径,分明便是他以前曾来过两次的书房。
“进来吧!”,李林甫淡淡的声音传出,唐离略整了整衣衫,推门迈步而入。
书房内,除李林甫外还有两人,其中一人年在五旬,清癯的脸上眉眼间长相神情倒与唐离这位岳父有五六分相象;而另外一人要更年轻一些,望之不过四十许人,于胡凳中端坐的他面容仪伟,从头上那顶翼善冠到身上微泛光泽的极品单丝箩衫子,再到脚下的羊羔皮毡靴,总之他身上所有显露在外的每一件服饰器物,无一不是精工细作、考究非常。
见唐离进了书房,李林甫原本正肃的脸上露出一丝笑意,不等他见礼,已是先自招手,指着那服饰考究的中年道:“阿离,这位是前御史中丞,朝廷新任的户部侍郎王鉷王大人,你且先见过了。”
对王鉷这个名字,唐离可谓是闻名已久,但当此之时,他也只是面上神色丝毫不露,拱手为礼道:“见过王大人!”。
这王鉷神情本淡,只是在李林甫提到“朝廷新任户部侍郎”八字时,他的眼中才露出一抹稍显即逝的惊喜,随后站起身来,向着唐离拱手还了一礼,口中说了句后:“贤相好佳婿”后,便又自在落座。
见状,李林甫微微一笑道:“王大人素来生性恬淡,见了谁都是这个样子,阿离日后自知”,说了这句解释言语后,他才又指着另外一人道:“这是我本家五弟,现任兵部侍郎李复道李大人,他空自生了七个儿子,却没一个女儿,素来是最宠爱蛟儿的,你且见过了!”。
“这可是李党第一铁杆儿”,听到李复道三字,唐离心下自语了一句,向这个一直含笑看着自己的现任兵部侍郎大人拱手一礼:“见过五叔!”。
“前些时日,我虽然与王大人出京公干,但侄婿大名却也是早有所闻了,老贺亲点的拔解贡生、玉真公主荐引、状元才子、你那部《唐诗评鉴》我虽然不曾见,但听说连李太白这狂人都赞好!尤其是这一表人才的,难得,着实难得,腾蛟嫁给你也当得上所托得人了!”,与王鉷的矜持不同,这李复道自唐离进门时,便一直盯着他看,随后还含笑点头不已,此时见礼,他也不虚饰,站起身来说了这番夸奖话后,最后才大笑着续道:“我这做五叔的没能参加你与蛟儿的成亲典礼,着实愧煞,但侄婿尽可放心,该送的礼随后必定补上,断然少不了你们的!”。
他最后这句话一出,顿时引得书房中一片笑声,唐离笑着正要说话,却见李林甫摆摆手道:“正事要紧,这些虚文话就不要多说了,阿离,你来奉茶。”
李林甫一句话后,李复道笑着拍了拍唐离肩膀后,才又回座,书房中并无一个侍侯的仆役侍女,唐离做半个主人捧着茶瓯奉茶时,听那拈着须发的王鉷缓声说道:“前相公李适之已仰药而死;废太子妃之兄韦坚也在配流临封郡途中被赐死,其外甥李陨已被吓破了胆,前几日谴家人送来书信,满篇都是求肯言语,这人是个脓包货,济不得什么事,放他一马倒也无妨。反倒是韦贼这女婿卢幼临不好处置,此人身为范阳卢氏嫡亲子弟,家族势力实不可小觑,这事下官不敢自专,要不要御史台继续上折请陛下下赐死诏,还请相公定夺。”
“恩!其他人又如何?”,随口提问之间,李林甫的目光却有意无意的着落在正奉茶水的唐离身上。
“此次御史台专办此案,目前当日事起的始作俑者韦子春及其太子羽翼赞善杜有邻、著作郎王曾、柳积等人已死于狱中,另有户部侍郎杨慎矜并其兄弟少府少监杨慎余、洛阳令杨慎名也已决死狱中,至于韦氏家族其它以朋党罪名牵连其中者,现御史台在押七十六人。至于地方,除北海刺使李扈、缁川刺使裴敦复以事连王曾、柳积被仗毙之外,御史台就此案的巡查重点是在江南西道及淮南道,目前御史台八位监察御史中的五个积聚此地,总之,经此一事后,虽然太子侥幸断尾求生,但他在朝中及地方势力已被清洗一空,咱们再徐徐缓图,不愁储位不易主”,言至此处,王鉷言语间的喜意稍歇,迟疑道:“只是……”。
李林甫为动摇储君之位而兴起的这场大狱后世多有记载,唐离除了意外自己成为此次事件的导火索外,对于这场绵延四五年,直到李林甫身死之后才停息,牵连近四百位官员、使京兆韦氏就此一厥不振的大狱,倒是并不陌生,是以此时听房中人谈论此事,他的脸上依然平静如昔。
注视唐离许久,见他听着王鉷这番话时神色不变,甚至连手中茶瓯注向杯盏中的水柱也没有丝毫变化,李林甫唇角微露出一丝不易察觉的笑意,收回目光的他扭头向王鉷道:“只是什么?”。
王鉷轻抚着颌下纤毫不乱的髯须道:“下官不明白的是,太子一向懦弱而无主见,此次怎么突然就聪明起来,能使出如此一招‘断尾求生’的绝计,使相爷的精心布置未能克尽全功?”。话语至此,他微一沉吟后续道:“当日相爷借制举试卷外泄一事发难,借韦子春而勾连韦坚,其实当时陛下也是不信的,否则处置诏书不会迟迟不下,若非那韦坚凑趣儿,居然这当口儿与到京的河西、陇右节度使皇甫惟明私会犯了陛下大忌,只怕我们此次断难有如此成果。随后事情发展极为顺畅,相爷那道申明韦坚要勾结边帅皇甫惟明奉太子造反的奏章最终促使陛下立下决断,韦坚罢刑部尚书,京兆韦氏也被清洗一空,皇甫惟明亦以‘离间君臣’之罪被免除节度之职并籍没其家。事情发展到这一步,论理来说,太子已是再难脱得干系,偏生他不仅全身而退,而且还退的如此干净,真是怪哉!”。
“不错!”,听王鉷言至此处,旁坐的李复道接话说道:“当日韦坚被陛下定罪,其弟韦兰、韦芝上表替兄鸣冤,而在这道表文中,这兄弟二人为达到目的,还曾援引太子作证。但大大出乎朝臣意外的是,素来懦弱优柔的李亨此次居然没有半点迟疑,立即前往兴庆宫陛下驾前痛哭,更一口否认与韦氏家族有任何牵连,更绝的是随即以‘情义不睦’之名请求陛下废除太子妃韦坚之妹,他这番‘不以亲废法’的作态还当真起了作用,居然就此把自己给择的干干净净。象这种事若是发生在别人身上,倒还好理解,但是在太子身上……委实太过于诡异了些。”
轻叩着身前的书几,李林甫平淡的面色中有掩饰不住的遗憾之意,说来他此次用霹雳手段雷霆般发难,目标直指东宫,中间又借韦坚私会边镇将帅一事已将太子紧收中,孰知素日懦弱无主见的猎物突然换了个人一般,更使出“断尾求生”这等决绝的招数,在最后关头安然逃生,李林甫心中这份不甘倒也可想而知。
但他毕竟是久历宦海,手握天下权柄十余年的人物,片刻的沉默之后,随即恢复了脸上惯有的笑容道:“李亨这懦弱小儿突然行事如此狠绝,必是身边来了高人指点的缘故,此事倒不能不查实清楚。不过此次他虽然暂时逃脱,但羽翼已除,自己也招了陛下忌讳,如今连东宫也不能住,被时时拘管在陛下身边,其太子之位已经不稳,来事还是大有可为,你二人倒也不必灰心丧气。”
说了这番不可轻敌但又不可惧敌的话语后,李林甫又转过身来,“复道,皇甫惟明怎么样了?”。
说到皇甫惟明,李复道哈哈一笑道:“十五日前,陛下手诏经兵部八百里加急传出,昨日兵部回文传到,皇甫惟明已自绝于黔中。”
“可惜了呀!”,李林甫面带惋惜道:“皇甫虽然出身东宫,但老夫念在他乃我朝少有之名将,向来对其顾念甚深,当日陛下有意擢升其为河西、陇右节度使,本相也是一力支持的!可惜此人不念旧恩,此次回京面圣时居然敢诋毁老夫,意图动摇相位,事以至此,我纵然再惜其才,需也留不得他了”。
“这世上每多忘恩负义之人,三哥也不值当得为他如此,倒是今日安胡儿两本呈文到部,一本是为部下请功,另一本却是要求接收河北道牧马监的。这事还需三哥拿个主意才好”。
说到安禄山,李林甫还不曾开言,王鉷已是笑着接道:“这个安胡儿,胃口倒是大的很,他上次请求封赏的折子批下去才几天,这第二本赶紧就来了。这厮只想着拢络手下那些蛮子,倒把朝廷的官职勋爵当成什么了!”。
“胡儿嘛!行事莽撞本也在情理之中”,原本轻抿着的嘴唇化为朗声而笑,李林甫叩着书几续道:“本朝虽设置十节度,但手拥重兵者,不过剑南、陇右、河北三镇,剑南乃宫中杨妃故乡所在;陇右皇甫惟明本是太子在军中最大助力;说来对政事堂最为恭谨的唯有河北道,安胡儿虽然粗鲁跋扈,但毕竟还听话,此人在河北各族中威望也高,咱们倒是不可太过于委屈了他,此事明日会食时咱们再议个章程出来”。
见李林甫注目静静在一边坐听的唐离,王鉷二人知他翁婿间有话要说,遂也不再多说什么,起身告辞,只是李复道临出门时一再嘱咐唐离定要改日到他府中稍坐。
将王鉷二人送到书房门口,李林甫转过身来,笑着对唐离略一挥手道:“随意坐就是,说吧!今日找我这么急有什么事?”。
听了刚才这番话,唐离才知安禄山居然是李林甫在军中最主要的支持者与扶持对象,不过想想也是,他这位岳父操柄朝政达十余年,尤其是在开元末玄宗倦政之后,他所上奏表几乎无一被驳回,而正是在这一段时间,安禄山完成了他彗星般的崛起过程,讨陛下欢心固然是一个方面,但若无政事堂首辅首肯,这根本是不可能完成之事。
如今大唐军中精锐三分,杨氏占剑南,太子占陇右,李林甫占河北,综合而言,三节度之中河北力量最强。如今的情势就是,安禄山已与李林甫紧紧绑在一起。
想明白了这点,面对李林甫这一问,唐离一时间竟不知该如何回答才好。现在朝中纷争正烈,自己劝说这位岳父大人自断臂膀根本就属不可能之事。
更让他郁闷的是,事实证明,安禄山对李林甫本人确实也有感恩戴德之心,且不说李林甫生前,这位跋扈的边帅对他一直言听计从,单是其身死之后,安禄山起兵造反占领东都洛阳,随即为李林甫立祠为纪,这事已足可作为显证。
沉吟片刻,唐离起身捧起茶瓯为李林甫轻注一茶盏,待盏中水堪半满时,笑言道:“今日此来,原本是为询问一下朝廷关于我的出仕安排,但刚听了岳父、五叔及王大人所言后,却有几句话如骨鲠在喉,不吐不快。”
“噢!”,看着那细细的水珠慢慢注满茶盏,李林甫饶有兴趣的面带笑意道:“但讲无妨。”
放下手中茶瓯,唐离并不回坐,就此立于李林甫书几之前,看着他的眼睛缓缓道:“安禄山此人不可不防,用之不可不慎!”
展眉凝视了唐离片刻,李林甫虽不曾开言,但面上表情分明是示意他继续说下去。
“安禄山乃栗特九姓胡人出身,本就是地道的河北道人氏,自入军以来,从不曾离开过河北道半步,近十年间朝廷对其优渥甚深,一个小小的捉生将如今一跃成为骠骑大将军、幽州、平卢两镇节度使,手握十余万雄兵,这也就罢了,尤为可虑者,他还兼任着河北道采访使之职,凭借这一职务,安禄山更可直接插手河北道文官任命。文武军民由其一手掌握,如今之河北道,又有何人能堪与其制衡?形势至此已是万分危殆,岳父身为本朝宰辅,一肩系天下之安危,实不可不防!”。
孰知李林甫听了这些话,却面无异色,依旧是浅浅笑道:“命国之上将军驻守一镇,朝廷不可轻疑;再则,安禄山虽然小有跋扈,但对朝廷行文诏令历来遵行不悖,阿离多虑了。”
“将一国之安危系于一臣一将之忠心,实难令人放心。我朝精锐之师三一之数直接置于安禄山统帅之下,其人若是忠心自然最好,但若一日忽起异心,腹心空虚的朝廷该如何应对?再者,忠心二字本是天下间最不可捉摸之事,其人现在忠,未必来日就一直忠,兵无常势、水无常形,用兵固然如此,这天下间诸事,甚至人心又何尝不是如此?设想汉末,那曹操初出仕为洛阳令时未必不是怀着一颗忠臣之心,何曾想过要反?”,奇怪的是自己说出这番话,李林甫不仅没有生气,看向自己的眼神中竟然有欣赏之意,当此之时,唐离也顾不得许多,径直续言道:“没有制衡的权利便如同不知何时会爆发的山洪般,最是可怕!况且那安禄山未必便真如岳父所想一般忠心,据小婿听河北道来京士子所言,其人镇守河北已久,在地方飞扬跋扈,直视河北道百姓如自家之私产,插手地方官员任命、利用一切手段扩充军力、借助陛下及政事堂之信重,一味慷朝廷之慨,大肆提拔属下将领及滥赏以笼络军心。这些也就罢了,更为关键的是,其人更私自从奚、契丹等族征募新兵,并以此为基础建立了一支人数多达八千人,绝对忠于其本人的‘假子军’。安禄山如此种种行为,实难让人将其与忠心二字联系起来。”
听唐离这般侃侃而言,李林甫面上虽不显露,但心下实在欢喜异常,身为一朝强势宰辅,唐离适才所说这些言语他又岂能不知,但关于安禄山之安排他心中早有定见。而让这位宰辅大人高兴的是他这个新女婿在刚才这番话中显露出的才华。
禀军国大政十余年,尤其是在如今年纪日益老大之时,李林甫最大的遗憾与心病就是后继无人,他虽然子嗣多有,但这多年看下来,却多是庸碌之才,顶不得大用。
为政多年、行事果决,李林甫牢牢把持相权的同时,也深知自己得罪的人实在太多,这从他每晚多换寝处,纵然亲信家人也不知其所居的行为便可看出。而如今他一力推动倒太子,甚至不惜起兴大狱,这种种行为,无非都是在为身后计议谋划,但他也深知,这些谋划也都是被动而消极,有自己活着还能弹压的住,但一旦异日自己身死,凭借如今李氏族人,实无一人能带保全族人,抵挡昔日政敌的反扑。
历史以来无数显贵一时的家族因庸碌的继承者而迅速衰落;同样有许多原本衰落的家族因一人而兴,操柄天下十余年的李林甫对此安能不知?
他原本以为唐离只是一个有才华的士子,但正是今天这番谈话,使他意识到唐离的才华也许远远不仅是在文辞上。
“也许……”,沉吟不语的李林甫轻叩着书几的节奏越来越舒缓。
“你适才所言之事,我自会谴人查问。若然属实,绝不姑息”,缓步站起身来,李林甫走到唐离身边,轻拍着他的臂膀,和言笑道:“阿离刚刚新婚,心思还宜多用在蛟儿身上才是。关于你的出仕安排,若无意外,按陛下的意思当是在太晟府下任职乐臣。”
明显听出李林甫对自己所言安禄山之事乃是一副敷衍语气,唐离脸上忍不住露出失望之意。
这失望的神色落在李林甫眼中,还道他对自己的任命不满意,乃轻轻笑道:“国朝惯例,新进士授官最高不过正八品,但太乐臣却属从七品上阶职司,于官阶品级而言,不可谓不高”,说话间又轻轻拍了拍唐离肩臂续道:“天子及杨妃皆是好音律歌舞之人,陛下更曾亲选教坊子弟三百人于兴庆宫梨园教授,身为主管宫中教坊司的太乐臣,阿离你几乎是日日常伴君侧,进士科出身升迁本快,再有了这一条,阿离异日前途实不可限量,又何必做如此失意之态?”。
“此次安禄山所上呈文,岳父大人万万不可亲予,尤其是河北道牧马监,必须置于朝廷掌握之中,绝不能放权!河北平原之地,若是安胡儿再可随意控制战马补充,异日真有祸乱,后果不可想象”,丝毫不接口关于官职任命之事,目注李林甫,唐离脸色无比严肃的说道。
见唐离依然纠缠于此,李林甫蓦然色变。
双眼迎上李林甫的目光,唐离坚定的眼神没有丝毫闪避退让。
四目对视,半盏茶功夫后,李林甫先自放松了面色一笑开言道:“好,我应了你就是!”,你这孩子竟与我年轻时一般模样。好了,你出来的时间也不短了,蛟儿也该等的急了,这就去吧!再有,这段时日是你大婚之期,先自少放些心事在朝政上才好。郑家小姐也该到京了吧!这婚事你也多放些心思,听说王摩诘曾去拜访过你,这是好事!新科状元、自然该多与世家子弟多多交往才好。我还有些条陈要看,就不送你了,你自去吧!”。
目送唐离袍袖飘飘的出了书房所在偏远,重回书几前坐定的李林甫单手支额,一时陷入了沉思。
越向前院正堂,听着隐约而来的喧闹声,唐离回头看了看那间为花墙遮蔽的书房后,复又迈步直向前行……
(未完待续,如欲知后事如何,请登陆,章节更多,支持作者,支持正版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