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天后。

    在一个荒无人烟的偌大平原上,虽然天空是阴沉沉的,但其中温度却是极高。

    平原上,一名手上带着黑色手套,脸上菱角分明,长的帅帅的少年,正**着上身,身上布满汗渍,下身则穿着一条黑色紧身裤。

    这名少年赫然就是龙崖,虽然龙崖今年只有十一岁,但身体却非常强壮,有八块腹肌,身上其他部位的肌肉也尽皆纹起,一米七左右的强壮身躯,成一个倒三角形。

    此刻,龙崖正晃晃悠悠的行走在平原上,脸上布满了无聊之色。

    三天了,他连一个人也没碰着,相比先前走了一个时辰就碰到了黑袍人,现在的运气可以说是差到了极点。而且,连续走了三天,竟然平原都还没走出去。

    原本穿着显眼的亮黄色衣袍,也因为耐不住高温,前几天就被龙崖换下了,却而代之的是现在这身行头。

    “我去,这都走了三天了,怎么还是一个人都见不着,闷都闷死了。”龙崖一边走,一边时不时的暗骂道。

    三天了,都行走在这鸟不拉屎的平原上,没有一个人陪他说过一句话,就那么朝着一个方向不断往前走,龙崖都快闷死了。

    一个时辰后。

    “天啊!让我脱离这片苦海吧,我受不了了!”龙崖仰天双手抱头的仰天大喊,一脸的痛苦之色,仿佛受到了天大的委屈似得。

    忽然,龙崖手一翻,一个玉瓶便出现在手中,从中倒出一颗浑圆的青色丹药,一口吞下,旋即龙崖不惜消耗斗气,将斗气运转到腿部,朝着前方飞速狂奔了起来。

    龙崖刚刚吞下的,正是杀了黑袍人获得的回复斗气的一品丹药,在吃下丹药后,趁着药力起作用的时候,龙崖便会使用斗气狂奔一段距离,直到药力消耗殆尽为止。

    这样的话,体内斗气就能随时保持充盈状态了。

    这三天来,龙崖每次太闷了,都会如此的发泄一番,所以原先所得的四十一颗回复斗气的丹药,现在只剩下三十颗了。

    嗤……嗤……嗤……

    脚步每一次落地,都会在地面留下一个大坑,而龙崖的身体也随之被送出一大段距离。

    随着越来越多的大坑留下,龙崖前行的距离也越来越远。

    二十个呼吸后。

    “呼。”龙崖长呼一口气,停止了狂奔。以他的斗师实力,使用一品丹药,药力也只能持续二十个呼吸左右。

    不过就这二十个呼吸的时间,龙崖已经前进了将近二里的距离。

    “唉,还是一眼望不到尽头。”龙崖抬头望了眼前方,不由感叹一声,旋即自我安慰道,“不过那些回复斗气的丹药倒是挺好吃的,嗯,清凉中带着甜味,味道真不错。”

    要是那黑袍人没死,让他听到龙崖这句话,恐怕也能活活生生气死了。这四十一颗回复斗气的丹药对于龙崖来说虽然不算太珍贵,但也要数百金币一颗,是他的一半的家当啊!不是关键时候他都舍不得吃,可现在却被龙崖当作糖豆吃。

    “嗯,二品回复斗气的丹药大概就一千金币一颗,出去后得买个百八十颗傍傍身才行。”龙崖若有所思地喃喃道,旋即又开始了自恋,“嗯,最近怎么发现我又长帅了……”。

    ……

    两个时辰后。

    这一路上,龙崖倒是没有感到无聊了,因为两个时辰以来,他一直都是在自恋。时不时还一副严肃认真的模样认同般的点点头。

    由此可见他的自恋功底之深,简直可以用自恋狂来形容了。

    一边前行,龙崖还在一边自恋中,“嗯,我不仅长得帅而且……”

    陡然,龙崖话语为止一滞,脚步也为止一停,眼瞳骤缩,瞪大牛眼死死盯着前方。

    “呼,呼,呼……”龙崖呼吸渐渐粗重了起来,一道道粗壮的气流从鼻孔中喷出,双眼中渐渐露出狂喜之色。

    “咕噜。”咽了一口唾沫,龙崖不敢相信的揉了揉眼睛,结结巴巴道,“我……我不会……看错了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