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半月有余,看来那大理寺的吃食还真不错,看来你在那大牢里也没受什么罪。”

    听到武则天的话,方回只能挠着后脑勺讪笑,这事他理亏啊,毕竟自己把人家闺女给那啥了,人家有点脾气也是应该的。更何况她还有皇帝这层身份在。虽说皇家的事乱点吧,可人家毕竟都是自家乱。就说眼前这位吧,年轻的时候也没少乱,可还是那句话,人家是在自己家里乱,没乱出宫门外去。现在不一样,方回跟太平公主闹出这一档子事那属于打她皇家的脸。这事万幸是没传出去,不然方回——方回也不知道这属于什么罪,总之,要是没有老神棍那一瓶子据说掏光家底的小药丸,他恐怕得再穿越一次了。

    “怎么?现在知道害怕了?”武则天冷哼了一声,脸上看不出任何表情。

    “皇上——”方回苦笑一声,道:“这些事情臣也不想的——”

    “你不想?”武则天冷笑道:“你不想,你却是做了——行了,既然朕已绕你不死,自然不会再追究此事。朕叫你来,是要问你,太平那里你要怎么办?”

    “公主——”方回试探道:“我娶她?”

    “哦?”武则天似笑非笑看了放回一眼:“你可知太平的夫家是谁?——想必太平也与你说过吧?既然知道,你还敢做这等下作之事,你胆子当真大的很啊。”

    方回张了张嘴,心里不住的苦笑,这叫什么?这就叫死罪可免活罪难逃,他现在最正确的做法就是什么话都别说,让老太太损伤一顿出出气也就差不多了。怎么说那武家也是她本家,小武同学也算半个皇亲国戚呢,自己给他带里一顶绿油油的帽子——就说是太平公主勾引他的,可这会他能说吧?显然不能。

    方回臊眉耷眼的站在那,低着头也不出声,一副受了委屈的小摸样,反而让武则天笑了起来:“好了好了,你也别做这副表情,你可知若是换了别人,这脑袋有一百个也不够朕砍的——朕让你在那大理寺牢里反应也算是对你略施薄惩,至于太平那边,你好自为之。”

    “谢——”方回刚要道谢,猛然一愣:“皇上,这就完了?”

    “怎么?你在质疑朕?”武则天眉毛一抬:“你做了这等有辱我皇家威严之事,朕念在你平那贺氏有功,不砍你脑袋已经不错了,你还要与朕讨价还价不成?”

    “可是——”

    武则天冷哼一声,打断了方回:“没有可是,给朕滚回去。”

    ——

    方回灰溜溜的滚了,拉着程伯献去了烧烤店,中途遇到谭三元,三人凑在一起一合计,决定不醉不归。

    “方回,少爷我算是佩服死你了。”程伯献把酒杯往桌子上一顿,感叹道:“这种事你也做的出来,我都不知道该说你胆子大还是不怕死了。”

    方回幽幽一叹,摊手道:“我犯了一个男人都会犯的错误。”

    “屁的男人都会犯的错误。”程伯献一撇嘴,不屑道:“这都是借口,我怎么就从来没犯过这种错?”

    “你好意思说我?”方回冷笑:“那青青姑娘算什么?还有,你欠我的银子什么时候还?”

    程伯献闻言一滞,讪笑两声赶紧转移话题:“哈哈,那什么——没事就好,没事就好啊。对了,你那个师弟最近折腾的很欢啊,说是明天要安排一场表演赛,你去吗?”

    “表演赛?”方回歪歪头:“什么表演赛?”

    “就是你弄的那个足球啊。”谭三元拿竹签挑着牙,慢吞吞道。

    “这么快?”方回愕然,早在去龙虎山搅合武林大会之前这事一直都是沈宗絮在安排,他一直没过问,沈宗絮也没提,从龙虎山回屁股还没坐热乎就直接进了大理寺,这些事情他一点都不知道。

    “那就这么说定了,明天一起去瞧瞧。”程伯献拍板道。“今天就这样吧,天不早了,回去睡觉。”

    而这事,谭三元却突然扭捏了起来,表情犹豫,似乎是想说点什么,又好像有什么难言之隐。

    “老谭,怎么了这是?”方回打量了谭三元一阵,奇怪道:“有什么话就直说。看你这脸色不对劲儿,病了?”

    “哎,这事——哎,还真不好说。”谭三元唉声叹气道。

    方回笑道:“这又没外人,怎么不好说?”

    程伯献一脚踢在谭三元屁股上,笑骂道:“就是,扭扭捏捏的跟个娘们儿似的,痛快点。”

    “那——好吧。”谭三元一脸扭捏的把事情说了一遍。方回和程伯献听了半天,先是发了一阵愣,接着拍着桌子狂笑不止。

    “你们别笑了。”谭三元憋的脸色通红:“赶快帮我出个主意吧。再这么下去,哎呦,我这小命都得搭进去啊。”

    “你个作死的。”方回边笑变道:“那是药,你当糖吃呢?——话说,你怎么不去找我师傅?”

    “找过了啊。”谭三元臊眉耷眼道:“老神仙很奇怪,说什么三十如狼四十如虎,再配上这大力丸,他也没招。”

    “那我就更没招了。”方回摊了摊手,笑道:“忍忍吧,忍忍就过去了。”

    “忍不了了啊。”谭三元拍着桌子,堂堂三尺大汉委屈的跟受了气的小媳妇似的,再加上喝了不少酒,什么都往外说:“你们是不知道啊,我家那婆娘我都闹不住了啊,一晚上四五回,一回半个多时辰啊,这要是隔三差五的还行,可见天的来换成庙的金佛也架不住啊。”

    “咳咳,谭兄,尺度——注意尺度啊。”

    程伯献笑了一阵,鄙视道:“亏你还是个男人,一个女人你都治不住了?”

    “怎么治啊?”谭三元吸了吸鼻子:“那婆娘给我生了儿子,我爹妈宝贝的紧呢。你们也知道,我谭家三代单传,巴不得多生几个儿子好人丁兴旺呢。”

    ——

    一夜无话。第二天一早,程伯献便跑了过来,跟他一起来的还有谭三元。只见老谭双眼黑如熊猫,一点精神都没有,走路有气无力,乍一看还以为马上要驾鹤西去一般。

    方回一边吸溜着皱一边道:“这么早跑我这来做什么?不是还有一个多时辰才开始吗?”

    程伯献也不客气,让丫鬟拿添了一副碗筷,自顾自的吃了起来:“早点去热闹热闹嘛。”说完,做贼似的四处看了看,见没人,才小声道:“方回,昨天晚上忘了问你了,你跟公主的事?”

    一说起这个,方回就郁闷了:“别提了,一提我脑袋都大,暂时让我缓缓。”

    “行,那就不说。”

    吃完早饭,收拾妥当,一行人便坐了两辆马车向城外走去。本来他是不打算带着冯素云的,结果冯素云非要跟着,方回拗不过,跟着便跟着吧,只是冯素云一跟着,江雨晴也跟着,一路上跟冯素云凑在一起交头接耳的低声说着什么,每次见方回看过来,便打住话头,弄的方回很是郁闷。

    不多时,马车便停在了足球场外。这个足球场还是当时武则天赐给方回的那座行辕,方回只管出银子,事情都是沈宗絮再半,几个月下来,还真让他弄的有模有样的。

    此时在行辕外极其热闹,一块空地上已经停了不少马车,还不断的有马车从城里驶来,对于足球这种新鲜的不能再新鲜的事物,确实很能勾起人的兴趣,尤其是今天第一次亮相,城内不少早就听说过的富商巨贾和一些闲得没事的功勋贵族便一个接一个的跑过来看热闹。

    沈宗絮早就站在门口迎接,见方回来了,快步走了上来,笑着说道:“师兄来了,快些进去吧。”

    在沈宗絮的带路下,一行人便进了行辕。方回之前一次都没来过这,绕过前院,视野便豁然开朗,原本是一处后花园,被沈宗絮改造成了足球场,这也多亏了这地方大,不然想改都改不成。

    足球场四周是椭圆形的看台,都是用木头搭建的,一共五层,在事业最好地方还有贵宾区——而这所谓的贵宾区也不过是搭了几间木屋,前面开了窗户,给那些功勋贵族准备的专座而已。

    方回作为作协主席,自然是要进贵宾区的。此时,贵宾区里已经几乎坐满了人,一见方回进来,便呼啦一下围了上来,甭管方回认识不认识,都热情的跟方回打着招呼。不过好在有程伯献在,给方回一介绍,他这才知道这些人都是谁。什么这个公爷家的公子,那个侯爷家的小姐,总的来说,都属于家世显赫这一类的。陪着笑脸应付了半天,直到有人宣布比赛马上要开始的时候,方回才算得了空闲。

    一群公子小姐们各归各位后,方回猛的发现了一个他没想到的人竟然也来了,而且正笑眯眯的向他走了过来。

    “方大人,最近可好?”张昌宗皮笑肉不笑的看着方回。“听说你弄的这足球今天有这什么表演赛,在下着实好奇的紧,不请自来,还请方大人多多担待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