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知不觉,不被期待的期末考试终于来临了,又转眼间,时间就在忙碌的备考和考试中匆匆流过,不在掌心里停留得住哪怕一分一秒。

    最后一场考试结束,苏越打着哈欠从考场里走了出来,阳光很明媚,明媚得有点刺眼,一个个同学打着招呼从他身边经过,还有一些拍拍他的肩膀,以作寒假来临前的告别,苏越揉了揉发胀的眼睛,只想快点回家补一补觉。

    然而,在走出校门时,苏越感受到了一束似有若无的视线,这种感觉很玄乎,或者可称为“第六感”,但苏越坚信这不是错觉。

    顺着视线的来源,苏越困惑地四下里看了看,只看见一个个陌生的面孔,与他擦肩而过。

    难道真的是因为太困了?苏越挠了挠头。

    算了,不管了,反正,这股视线似乎也消失了,苏越这个懒人一般都不喜欢考虑过于复杂的东西,加上他的神经也比较粗线条,很快便选择性地把这件事抛到了脑后,坐上了由苏文杰派过来的,专程来接他的车,扬长而去了。

    于是,苏越没有发现,在一棵茂盛的榕树下,一辆不算起眼但价格并不便宜的车子正静静地待在那里,仿佛在等待着什么,就像它的主人一样——

    看着苏越的身影钻进了车子,消失在了自己的视线里,苏旻紧了紧握着方向盘的手,深沉的眼底暗涌着连他自己也没有察觉出来的失落和黯然。

    回到家,苏越习惯性地往苏旻的房门看了一眼,他知道是不会看到苏旻从里面笑着迎出来的,但他依旧忍不住这样做,仿佛这已经成为了某种强迫症,能够不断地、自虐式地提醒自己,因为他的贪心和愚蠢,让他失去了来自苏旻的温暖,也把自己和苏文杰的关系推向了一个尴尬的境地。

    “小少爷,少爷说,今天中午会回家吃饭,他让您如果累了的话,就先去休息,等他回来了再叫您起床……”,秦管家收拾完东西,从房间里出来,说道。

    苏越点了点头,给秦管家回了一个疲惫的笑容,便走进了房间里,顺手关上了房门。

    草草地换上了睡衣,把自己抛到床上,苏越渐渐地进入了沉眠。

    不久,苏文杰也回来了,他环视了一下屋子,发现苏越不在,便询问地看了一眼秦管家。

    “小少爷在他的房间里,累了,睡着了,需要我去把他叫醒么?”,秦管家看明白了苏文杰眼里的讯息。

    苏文杰皱眉斟酌了一下,旋即说道,“不用了,还是我上去看一下吧”,说完,往苏越的房间走去。

    打开房门,发现小屁孩趴在床上,睡得正香,被子被压在了身下,橙黄色的阳光铺洒在他的身上,化开了一层淡淡的光晕,可能因为最近要烦恼的事情太多,即使睡着,苏越的眉头依然是紧蹙着的,眼底有着青色的影子。

    苏文杰走过去,轻轻抚了抚苏越的头发,苏越在无意识中蹭了蹭苏文杰的掌心。

    “呵,还是个没长大的孩子”,苏文杰在心中暗暗下了结论,严肃的表情也渐渐柔和了许多。

    只是,这样子的苏越,看得他有点揪心。

    苏文杰自然知道苏越为何而烦恼,也明白,苏旻在苏越心中的地位,并不下于他。

    也许,是时候执行那个计划了,苏文杰眼里闪过了一丝犹豫,又慢慢地沉淀了下来。

    苏越不知道,自己竟然会在这种情况下再看见苏旻。

    这一天,是宋凯的生日,作为惯性被苏旻压榨的苦逼劳动力,自然不会遗忘叫上苏旻的宝贝弟弟,苏越。

    只是,他并不知道,这次的“拍马屁”,可是拍到了马腿上,苏旻在国外多年,不知道苏越与宋凯还有着比较密切的往来,更不知道宋凯会因为他的归来,而特地在生日party也叫上了苏越。

    于是,当苏越怀着忐忑和期待的心情走进包厢时,一眼便看见了那个让他思念了许久的人,苏旻,只是,苏旻的身边还有一个人,安提娜。

    纵使苏越在来之前做了许多的心理准备,也想着趁此机会与苏旻好好谈谈,让他们回到正常的兄弟关系,然而,当看见苏旻正用着一种温柔缱绻的目光看着安提娜,与她侧首交谈时,苏越觉得所有的话语都梗在了喉咙,顿时觉得所有的语言都变得苍白无力了起来,内心空空荡荡的,仿佛有什么东西已经从指缝间流走了,再也拿不回来了。

    “嘿,小越越同学,你傻站在那里干嘛?难道你看着这一桌菜就能饱了么?”,宋凯朝苏越招了招手,拍了拍他身旁的空位,这个位置的另一边,是苏旻。

    苏越很想逃离这个地方,他觉得胸口闷闷的,有种窒息感,却在苏旻抬眼淡淡地瞥了他一下后,瞬间转变了主意,赌气似的,收拾好了所有的情绪,摆出了一个愉悦的表情,大大方方地走到了那个座位上,坐了下来。

    然而,苏越这样“卖力”的表演却似乎显得有点多此一举,苏旻自始至终,没有再看他一眼,甚至在他坐下来后,也还是噙着一抹温柔的笑意,在与安提娜说话。

    苏越有点失落地低下了头,心中无比自嘲,觉得自己就像一个小丑一样。

    宋凯这个粗神经显然没有发现苏越与苏旻之间气氛的凝滞,他只是隔着苏越锤了苏旻肩膀一下,嚷道,“嘿,阿旻,你不是‘二十四孝好哥哥’,‘模范弟控’么?怎么小越越来了你也不吭一声?”。

    苏旻似笑非笑地看着苏越,脸上的表情难辨真假,说道,“弟弟长大了,哥哥总是要放手让他独自飞翔的……”。

    苏越心里一紧,迅速地低下了头,桌底下的手紧紧地握成了拳头——

    哥哥,似乎真的放弃他了,眼里再也不见以往的宠溺和暖意。

    这一次,连宋凯也看出苏越的不对头了,他没多想,只是以为苏越出于对苏旻的依赖性,因此而对苏旻的这句话感到不开心,狠狠地揉了苏越的头一把,开导道,“得了,今天是宋凯哥的生日,给点面子,笑一笑!别沮丧着个脸了~以前就觉得阿越太宠你了,作为一个大男人,坚强起来,别像个没断奶的孩子,嗯?”。

    没……没断奶的孩子……?!苏越心中一万匹草泥马奔腾呼啸而过,暗自腹谤道,我有那么幼稚么?!

    虽然,貌似,好像,在苏文杰和苏旻面前,他的确不怎么显成熟……

    宋凯的这一番话具不具有科学性且不提,至少,苏越被他这一打岔,心里的郁气的确消了不少,他把那些纷繁复杂的思绪先扫到了脑海的某个角落里,深吸了一口气,选择性地忽略身边苏旻和安提娜的“眉来眼去、暗送秋波、你侬我侬”,朝宋凯露出了一个真实了几许的笑容,说道,“凯哥,生日快乐!这是我给你的礼物”。

    说着,苏越从包里拿出了一个包装得小巧的盒子。

    宋凯“嘿”了一声,说着“谢谢”,把盒子放到了另一张桌子上,在那里,已经堆叠了不少的礼物盒子。

    这一顿饭,除了心事重重的苏越以及不知道在想些什么的苏旻,大家都是吃喝玩闹得宾主尽欢,到了最后,醉倒了一大片,连苏旻也被灌了不少的酒,而苏越因为年龄小,又是“一杯倒”的体质,逃过了一劫。

    身处热闹之中,苏越却觉得心情无论如何都开怀不起来,反倒因为苏旻有意或无意的无视,愈感沉重。

    “吱——”,在又一轮真心话大冒险开始时,苏越站了起来,拖曳着椅子,发出了刺耳的声音。

    虽然周遭比较吵闹,仍是惹得几个人困惑地看向了他。

    “我……我去一下洗手间”,苏越欲盖弥彰地说道,匆匆忙忙地逃离了席间。

    走进洗手间,苏越立即关上了门,把嘈杂的声音锁在了门外。

    在寂静与孤独中,苏越内心的酸痛终究还是没有压抑住,以洪水决堤之势喷薄而出,一阵阵地绞得心口发疼,嘴里也发出了几声呜咽,眼眶却涨涨涩涩的,并不如以往一样,丢脸地哭出来。

    也许,那是因为,苏越已经明白,那个会在他身边,任他耍小孩子脾气的苏旻,已经亲手被他推得越来越远,再也不会回来了。

    人,便是如此,当他发现软弱已经换不来一丝的抚慰后,他自然而然地会学会坚强,学会承担。

    往脸上扑了扑水,苏越冷静下来后,准备走出去。

    这时,洗手间传来了敲门声,“笃、笃”。

    “谁?我这就出去”,苏越揉了揉脸,在镜子上照了照,发现除了眼圈有点红,其他并没什么不妥后,便打开了洗手间的门。

    “哎哟”,苏越刚准备跨出去,就被一股大力给推了回去,腰部撞在了洗手池的边缘,而门外的人也顺势跨了进来,转眼锁上了洗手间的房门。

    苏越心中的郁气顿时全转化成了怒意,抬首就打算把这个没看清楚长相的、莫名其妙的人给破口大骂一顿。

    只是——

    “唔”,没等苏越那一串“国骂”给喷出来,他的双唇就被一个柔软却强势的物体给堵上了,来人还按住了他的后脑勺,使他被迫张开嘴,加深了这个吻。

    一只手,揽上了苏越的腰,把他环在了来人的怀里。

    这个怀抱,让苏越感到很熟悉,也感到很安心,是苏旻的。

    理智告诉他,这是不对的,他应该推开苏旻,应该像他原来打算的那样,让他们俩恢复到正常的兄弟关系。

    然而,在情感上,苏越实在是舍不得推开这份久违的温暖和心动。

    也许,是被刚才苏旻与安提娜之间的暧昧给刺激到了,苏越发现自己根本做不出推拒的动作,只能虚虚地抓着苏旻的前襟。

    最后,情感还是战胜了理智,苏越回抱住了苏旻。

    感觉到苏越的回应,苏旻轻笑一声,吻也由强势变得温柔了起来。

    一吻毕,苏越觉得自己的手脚都有点发软了,只能靠苏旻有力的双手和洗手池的边缘给支撑起来。

    苏旻的唇没有就此离去,而是细细碎碎地又从苏越的嘴角吻到了他的耳边,在苏越的耳边轻声低喃道,“越越,还不承认么?你放不下哥哥,我们……已经恢复不了兄弟关系了……”。

    苏越咬着下唇,既没有承认,也没有否认。

    其实,他现在的心很乱,他发现自己的确做不到放手,光是因为看到苏旻与安提娜之间的互动而导致的痛楚就已经让他明白这一点了,然而,在他们之间,还有一个苏文杰……也许,现在还添上了一个安提娜?

    苏越很想问苏旻,安提娜是不是他的女朋友,如果是的话,那他们这样……又算什么?

    可是,他问不出口,他自觉自己没有资格问这句话,恐怕当苏旻看到他和苏文杰在一起时,内心的痛苦比他刚才高一千倍一万倍吧?那他又有什么资格去质问苏旻身边出现了其他人?

    苏旻似乎看出了苏越的所思所想,他捧起了苏越的头,在他额上落下了一吻,缓慢而虔诚——

    “相信哥哥”,苏旻目光坚定地看着苏越,说道。

    千言万语,只能暂时汇成了这一句话。

    作者有话要说:对不起,“失踪”了那么久,之前家里出了一些事情,要照顾家里人的同时还要准备职称英语的考试,实在没有时间和精力去填坑,现在考完试了,虽然还有一门待考,却也能够抽出时间来写了,决定把坑填完,丢了太久,有一些剧情和铺垫可能衔接不上了,谢谢你们的支持,望见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