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恺文拨通电话的时候,尤潇已经从医院出来,正往家里赶呢。

    听到万大少从未有过的关切声调,尤潇心里大爽,一想到对方害得自己险些变残疾,就觉得不作弄作弄对方,都对不起他现在还隐隐作痛的腰。

    “你受伤了?伤势怎么样?”听说尤潇已经出院,万恺文急忙调转车头,急吼吼地向着尤潇的家奔了过去。

    “唉,医生说情况不乐观啊!”尤潇酝酿半天情绪才挤出一副哭丧脸,偏偏嘴角的弧度还保持在上扬状态,整张脸看上去,那叫个惊悚诡异。

    前排开车的助理咧了咧嘴角,他以前怎么没发现这人如此恶趣味呢,医生明明说回家休息两天就没事了,连药都没开。

    “伤这么重怎么不老实在医院呆着!”万恺文一听就炸了,腰伤最忌讳的就是乱动,一旦牵扯到伤处,天知道会留下什么后遗症。

    “你又不是第一天认识我,我最讨厌医院那股消毒水味,你忘了么!”尤潇这话说的时候那叫个哀怨至极,担任司机的助理手一滑,差点把车子开到路边的草坪上。

    车体剧烈晃动,尤潇的身体也跟着前后摇摆,无意间牵扯到腰上的伤口,疼得他呲牙咧嘴,一个劲儿地吸气。

    尤潇这边的小插曲无伤大雅,可电话那边的万恺文和姚梦不知道发生了什么情况,尤潇一个劲儿哎呦,快把两人的心都揪出来了。

    把手机挂断,万恺文一脚油门,房车跟飞一样冲上主干道,副驾驶上的姚梦也是一脸菜色,她明明记得两人分手的时候逍遥大神还是一脸轻松,怎么去医院检查一遍,情况反而更糟了呢?

    怀着忐忑的心情,姚梦终于踏进了大神的家,她从没想到大神的家如此富丽堂皇,从房子的规模到装修丝毫不逊色于万恺文的。

    从什么时候开始,她身边突然冒出来这么多有钱人呢?姚梦困扰地挠挠头,这样的转变让她亚历山大啊!

    他们赶到的时候,尤潇正趴在床上装死,私人医生一脸严肃地站在床边,那架势就跟立马要下病危通知书似的。

    “逍遥大神,你这是怎么了?”姚梦一看这架势就慌了,尤潇的伤势她是见过的,看着挺吓人,但休息一会儿之后貌似就没有大问题了。难不成还是伤到内脏,只是当时没有外显?

    “小梦梦啊,我恐怕是不行了!”早就料到姚梦会跟着万恺文一起来,尤潇一早就想好了对策,反正姚梦不知道他伤势具体如何,所以只要自家助理不出卖他,他就能想装多久装多久,要是不趁机好好虐虐万恺文,尤潇都觉得对不起他的老腰。

    “到底什么毛病啊,你别吓唬我!”丝毫没看出问题,姚梦的眼眶又红了,眼泪噼噼啪啪往下掉。

    万恺文只看了尤潇一眼,就把注意力放到私人医生身上,被凌厉的目光扫过,私人医生打了个寒颤。可想想刚才尤潇的交代,私人医生只得硬着头皮挺起腰杆,直面万恺文堪称凶残的目光。

    “他怎么了?”气场全开,万恺文和平日里与姚梦斗嘴时判若两人,连背对着他的姚梦都感觉到异样,忍不住回头看了他一眼,脸上是压抑不住的震惊。

    私人医生抖了抖,硬着头皮用冰冷的声音回答:“少爷后腰受到撞击,伤了肾脏,倒是肾脏功能丧失,想要保命就要换肾。”

    “换肾?”姚梦惊得捂着嘴巴说不出话,心里一阵难过的同时又感觉到一丝怪异,她怎么记得当时撞得位置是靠近脊椎呢,虽然她不是学医的,但是也知道脊椎离肾脏还有段距离吧?要说撞得严重,也应该是先瘫痪啊,怎么骨头没事,肾脏却不行了呢?

    “肾脏功能丧失?”万恺文挑挑眉梢,“那你们还把他带回来,没有专业仪器,他不得让尿憋死啊!”

    “噗!”正扁着嘴装可怜企图骗取无知少女同情心的某人当时就喷了,让尿憋死什么的,太苦逼了好么!真想爬起来胖揍万恺文一顿,可想来想去,尤潇觉得不能前功尽弃,所以只得扯了个惨兮兮的笑脸,有气无力地说:“好啦,我承认刚才是故意逗你的,没换肾那么严重,但肾脏确实受到了影响,医生交代说需要在家静养,否则可能会留下不可预知的后遗症。”

    “那就是死不了喽?”万恺文嘴上说得无情,心里长出口气,幸好尤潇伤的不重,要是真有个三长两短,他就是来个自裁谢罪也晚了啊。

    “应该是死不了,不过啊,我这身边也没个体己的人照顾,所以,万大少是不是把你的助理留给我用几天啊?”尤潇说着一把抓住姚梦的手,眼里闪烁着得瑟的神色。

    “……”姚梦眨眨眼,脸上还挂着未干的眼泪,谁能告诉她,为什么刚才还要死要活的人突然又没事了?这个世界是不是变化得太快了。

    “不行!”一听这话,万恺文的眼珠子立马就瞪圆了,尤潇是什么人,他家会没有人伺候?开玩笑一样吗!

    “唉,我都被你伤成了这样,你怎么一点同情心都没有啊!”一把拉过被子盖住脑袋,尤潇装模作样开始哭,在场除了姚梦傻兮兮地上去安慰之外,其他人全都是一脸黑线——尤大少,节操掉了一地能捡捡么!

    “你要是需要人照顾,我现在立马给你顾二十个专业护工,保证让你从头到脚每一个毛都被照顾得妥妥帖帖。”一把抓住姚梦的胳膊,万恺文想把人拉回到自己身边,他虽然心疼自家好友的伤势,但绝不会同意姚梦这个傻缺留下来,这货就是被人吃了都还帮忙数钱好吗!

    “我不要护工,护工都把照顾人当工作,怎么可能照顾好我。”及时抓住姚梦另一只手,尤潇委屈地从被子里钻出来,眼巴巴地望着姚梦。他知道打动万恺文是根本不可能的事情,所以只能从姚梦本人下手。

    果然,看到尤潇那可怜巴巴的眼神,姚梦的心就化了一地,一把甩开万恺文的手,姚梦气势汹汹地吼了一嗓子:“是你把他伤成这样的,难道就不该为他做点什么吗?”

    “你也说是我把他弄伤的,要做什么也是我做,轮不到你。”冷冰冰地甩给某脑子短路的妹子两枚白眼,万恺文两步走到尤潇的床边,相当正式地说:“既然你不相信护工,那好,从现在开始,我留下来照顾你,你什么时候康复,我什么时候走。”

    尤潇脸上的表情出现了短暂的僵硬,先不说万大少是不是照顾人的那块料,单就是他那双厉眼,要不了多久就会看穿他的伪装,到时候会导致了什么样的后果,尤潇已经不敢设想了。

    “呵呵,我怎么敢麻烦万大少亲自照顾呢,再说剧组那边已经开始拍摄了,你也走不开啊。剧组每天都是要花大把钞票的,你要是翘班了,损失就大了。”尤潇下意识向后缩了缩,开玩笑,如果万恺文真的留下来,他早晚死无全尸。

    “你闹够没有啊!”不等万恺文说话,姚梦冲上来一把将他拉开,万大少毫无准备,差点被拽得坐到地上。

    “万恺文,我警告你,你要是再欺负逍遥大神,别怪我对你不客气。”姚梦边说边挥动着小拳头,那架势还真有点母老虎的风范。

    躲在后面的尤潇在心里使劲儿鼓掌,他这辈子还没见人对万大少这么凶悍过,最重要的是万恺文虽然一脸怒意,却没有真的发火,这让尤潇更加确定,姚梦是万恺文的克星,今天死活都要把这个丫头留下来,发展成自己的内线。

    “你非要留下?”僵持了足有十分钟,万恺文才冷冷地问了一句,姚梦直视着他点头。

    狠狠地剜了眼还缩在床上的尤潇,万恺文气呼呼地走了,他怎么都没想到事情是这样的发展,来的时候心急火燎,生怕好友出现危险,离开的时候怒火滔天。他已经确定尤潇的伤势不会那么重,要是真的严重到起不来床,尤家其他人早就杀到了。

    既然伤势不重还非要把姚梦留下,这就不得不让万大少脑洞大开,想着之前在休息室里看到的那一幕。现在看来,当时的一切都是误会,可要是让姚梦留在尤家照顾尤潇几天的话,难保误会不会变成现实。

    拳头狠狠攥起,万恺文真想转回去把尤潇拖到地上狠揍一顿,不过想想他的确受伤了,而造成对受伤的人正是自己,万大少就有点底气不足,要是他那会儿冷静点,也就不会出后面这些事,说到底,是他自己把姚梦这只傻呆小白兔送进了尤潇那只大尾巴狼的被窝。

    甭管万恺文心里怎么想,他这一走,房间里的气氛瞬间就活跃了,刚才还站得像标枪一样的私人医生揉了揉发酸的腰背,他已经很多年没站得这么直过了,年纪渐渐大了,身体遭不住啊!

    床上的尤潇也长出口气,要不是姚梦正关切地望着他,他真想跳起来欢呼叫好。

    “逍遥大神,你饿不饿,我给你煮点东西吃?”等私人医生给尤潇换了遍药,姚梦才小小声地询问。现在已经是大半夜了,尤潇剧组医院家里来回折腾,肯定会饿。

    “嗯,确实有点饿,”尤潇摸摸肚皮,他今晚儿还没吃饭呢就被万恺文一脚踹进了医院,折腾到现在,说不饿是假的,不过他脑子里有太多的想法,他需要时间好好规划一下,“算了,这么晚吃了东西又不消化,还是直接睡吧,梦梦,你也赶紧去休息,这几天就住在我这里,客房随便挑。”

    姚梦想想也确实是这个道理,所以点点头就跟着尤家的管家去客房休息。把姚梦也送走,尤潇终于能伸个懒腰了,可惜他忘了自己的确是个病号,这一下没控制好力度,疼得他呲牙咧嘴。

    “少爷,”私人医生的脸都黑了,尤潇要是真有什么事,他是第一个倒霉的好吗,“您腰上的伤虽然没什么大碍,但是不好好休息的话,以后可能会经常腰酸腰痛,所以……”

    私人医生说着还递了个意味深长的眼神,男人腰酸腰痛什么的,下半辈子就没幸福了好吗!

    尤潇的嘴角抽了抽,这位私人医生比他大了十几岁,几乎是看着他长大的,被个长辈如此暗示吐槽,尤潇觉得有点蛋疼。

    “少爷,为了不压迫伤口,您今晚就委屈点趴着睡吧,睡觉过程中最好也别翻身,如果非要翻身的话最好用腿上的力量,反正该注意的我都已经和您说过了,千万要牢记。”私人医生唠唠叨叨半个钟头才离开尤家,等他走了,尤潇都快挺尸了。

    “唉,装病什么的,太痛苦了嗷嗷嗷!”要死不活地趴在枕头上,尤潇欲哭无泪,身为*大神,他一直挺排斥趴着的睡姿,没想到啊没想到,有朝一日他只能趴着睡,唉,这点委屈,他非得全报复在万恺文的身上不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