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跟你拼了。”事已至此,黑鬼王再无选择,只能破釜沉舟,以命搏命。

    白觉挽起袖子大步向前,似要和他正面交战。

    鬼王心中一喜,自己虽然丢了一半的道行,可省下的两千五百年修为也不是他区区十几岁的小仙能够抗衡的。只要给自己机会近身,然后再用钻魂秘法钻进那小子的天灵盖里,将他本命仙府搅碎,那么胜利的天平最终还是会倒向自己。

    钻魂秘法虽然也需要凭空消耗不少道行,可刚才两千多年份的都已经扔了,现在这区区百年修为,黑鬼王眼都不眨就使了出来。

    不顾一切的冲刺,黑鬼王默默计算和白觉之间的距离。

    “二十丈……十五丈……十丈……还有五丈就能发动了!”

    反观白觉,面对黑鬼王的正面冲击依旧是稳如泰山、动也不动,只召出天雷捏在手中,一副你敢过来我就敢抽你的模样。

    “赌命么?”黑鬼王冷笑道。如今它失去了半数修为,再面对四九天雷已经不能再想之前那样硬抗,现在怕是挨上两道就会烟消云散,同样,如果自己的秘法发动成功,白觉也活不了,现在拼的就是谁的招数更快、更准。

    五千年间它经历过无数次生生死死,知道越是到了紧要关头便越要镇定,它不信白觉一个毛头小子在和自己以命换命的时候真的一点都气不喘心不慌。

    嗯……白觉真的气不喘心不慌。

    他压根没想硬钢。

    电光火石间双方距离只剩不到五丈,鬼王元灵之中爆发出一阵阴光,只听它尖叫道:“夺魂!”

    白觉瞄都不瞄就把天雷扔了过去,随后大喊一声:“落!”

    轻松闪开了天雷,黑鬼王心中大喜:“胜负已定!”

    然后“轰”的一声,有什么东西落在了它周围,鬼王只当是白觉劈歪,天雷砸到了什么东西。

    然后激射出去的秘法撞到了一个目标。

    是白觉的天灵盖吗?好像不是。

    定睛一看,自己和白觉中间莫名其妙的出现了三只灵血化身的精怪——一猪,一兔,一羊。

    哦不对,现在三只变成了两只,因为猪灵体型太大,钻魂秘法好死不死的直接撞到了它的身上,也该它倒霉,才刚出场,还没发挥威力就被打了个粉碎。

    黑鬼王终于想到,这由六合进阶演变为三合阵仍有两座还没攻破。

    “我命休矣。”

    打破仅剩两灵的猪兔羊阵不难,那兔灵和羊灵一看就不是什么高档精血变的,一副没灵气的呆傻模样不说,连接受白觉指挥的反应都要慢了半拍。

    可后面还有个虎马狗阵呢。

    鬼知道那三种血液里边还有没有“惊喜”,哦,自己就是鬼,不知道。

    不用白觉动手,黑鬼王自己脑补出了后续画面:趁着它破掉兔、羊阵眼的功夫,那小王八蛋将最后的虎狗马阵再套在自己脑袋上。

    那虎狗马三种灵血均是阳属,最克制鬼物。就算三种灵血都取自道行不高的生肖,可依旧能对他造成加倍的伤害。

    其实打都不用打,对方只需要让虎狗马三灵化身一个接一个自爆轰炸自己便可,没了肉身抵挡又功力大失的鬼灵绝对扛不住三波轰击。

    再往好了想,自己大显神威全灭十二生肖,毁了六合大阵,可那会天上的小王八蛋肯定已经恢复了元气。他有天罚之雷,只要再劈下一道,千疮百孔的鬼元必定崩散。

    认定难逃一死,鬼王干脆放弃抵抗,任由兔羊两灵那笨拙的攻击打在身上。

    白觉想得和鬼王一样,正准备按部就班把它斩于马下,可是这鬼王突然举旗投降,倒是打了他一个措手不及。

    “绝对有诈!”白觉算计太多,下意识把鬼王当自己想。

    “莫非它看穿了我的招数,想到了破解之法?”白觉皱起眉,控制兔灵和羊灵停止攻击,围而不打。

    “敌不动我不动,见招拆招,看你还能怎么样。”

    于是乎,鬼王等着白觉杀它,而白觉等着鬼王亮出底牌,一人一鬼就这么大眼瞪小眼互相瞅了半个时辰。

    期间鼠猴龙阵彻底恢复元气,白觉又多了一张底牌,变得更加自信。

    而鬼王依旧在原地等死,同时腹诽道:“这小王八蛋一定是觉得我还有后招,所以在防着我呢。”

    但自己好歹是堂堂五千多年修行的鬼王,开口求死这种事怎么能做?算了,还是等他动手吧。

    对面白觉想的却是:“日,我龙灵化身都出来了这货还不动手,看来是一触即发的超级大招,我得等自身灵力也回复完全再动手。”

    又过了半个时辰,双方还是一动没动。

    期间白觉试图唤醒蛇灵,可蛇血已经完成了主人当初设定的任务,彻底失去灵性,无法重新成为阵眼,完整的十二生肖阵再难形成。

    猪灵又站了出来,哼哧哼哧穿着粗气,对着鬼王元灵跃跃欲试,想报刚才的一箭之仇。

    鬼王敞开护身鬼气,露出本命元灵,意思是:你快撞吧,我不防不躲,一下就散。

    可白觉强行召回了猪灵,暗骂道:“蠢猪,差点给老子添乱。那货露出破绽明显是想引我攻击,还好我反应快给你拽了回来。”

    算了,自己死都要死了,还坚持个屁的尊严,鬼王心道。

    于是它先开口:“今日是你赢了,动手罢。”

    白觉欣喜,暗想:“哈,被我猜到了,这货的大招快要过期,开始忍不住用言语引诱我出手了。”

    “我就不。”白觉回道。

    “噗!”鬼王吐出一口血,如果它有的话。

    “如果有来生,我一定不会放过你。”实在是受不了白觉羞辱的一代鬼王,最后放下一句狠话,选择了自杀。

    它主动将鬼元崩开,隐藏在其中的魂魄也随之消散,不知要多少年后才会满满凝聚起来,转世投胎。

    见到鬼元炸开的那一刻,白觉还以为它终于忍不住放出了什么大招,连忙招呼十一只生肖灵血化身围上去一通暴打。

    可一众化身的反馈告诉他:“鬼王已经烟消云散了。”

    白觉恍然大悟道:“哦,是他大招憋得太久没放,最后自爆了。”

    灵智丧失前一瞬的鬼王听到了这句话,对他的怨念又加了五分。

    “来生找我的时候一定要长漂亮点啊!”白觉也不知道鬼王能不能听到。

    幸好,它已经彻底死亡,没听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