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尘,你看师妹都跟你道歉了,你也别闹脾气了,快起来吧。”南宫流水也用哄着的语气蹲身试图扶起萧逸尘。

    萧逸尘终于妥协,起身还在擦眼泪。

    至于衣服上的泥土,是南宫流水帮他拍掉的。

    慕容初雪抽了抽嘴角,搞得跟皇帝一样,这样的人……我可伺候不起!

    南宫流水起身,无奈叹了口气道:“这样的时辰了,这样你单独走着回去怕有危险,师弟你先回去,我还要送这位师妹回外门居宅。”

    “这位姐姐是来自外门的啊?怎么会跑到内门去呢?”萧逸尘变成了乖宝宝的模样,而且也知道按照年龄的辈分叫慕容初雪。

    “我……”慕容初雪一看他变乖了,心里自然高兴,毕竟一个小小美男子可是让她心都动起来了!差点都想成为他的姐姐了。

    然而这一话却被南宫流水无情地打断:“是啊,师傅和苏长老一同邀请她的。”

    “噢,是嘛?”

    不知道为什么,慕容初雪感觉看到萧逸尘眼角闪过一丝光芒和狡诈的笑意。

    “师兄我看这么晚了,我怕你被尘长老责骂你办事效率不高,不如我送。”萧逸尘提议道。

    南宫流水一听,果断摇头,“不行!你还那么小,要是俩人一起走丢了我可付不起责任!”

    “不会的啊,我对内门和外门已经那么熟悉了,师兄你就让我做做贡献嘛……”萧逸尘卖萌着眨巴眨巴眼睛。

    南宫流水犹豫:“这……”

    萧逸尘拉着他的手臂撒娇道:“哎,师兄……!”

    南宫流水也有点蒙了,干脆一撒手:“得得得,你送你送,我在后面看着你们要不?”

    “哪里要,师兄你明摆着不相信我嘛!哼,信不信我哭给你看?”萧逸尘见卖萌、撒娇没用,转而威胁。

    “行行行,别逞强啊!”南宫流水从自己的空间里拿出剑。

    准备双脚踏上去的时候,还是转过头来不太放心。

    萧逸尘大哭:“师兄不相信我……!呜呜呜呜……师傅你快回来吧,师兄欺负我!”

    南宫流水一脸无奈,直接御剑走了。

    他真的不太想听那哭声。啧啧。摊上这货谁都倒霉。

    慕容初雪在一旁当了路人甲,然而她却看着“噗嗤噗嗤”笑起来。

    “看来你也不是看起来那么调皮捣蛋。”说完,她捏了捏萧逸尘的脸。

    “嘻嘻,姐姐,我知道错了,我带你回居宅吧。”萧逸尘笑道。

    慕容初雪心里也畅快,“好!”

    ……

    走了约莫二十多分钟,慕容初雪感觉有点不对劲。

    南宫倾九都说了,挺近的,怎么绕了那么远的路还是没尽头?

    慕容初雪想完,一抬头,发现自己来到一个陌生而又偏僻的地方。

    至于萧逸尘,完全没了影子。

    “喂,有人吗?!”森林里空荡荡的,传来的只有回音和冷风。

    慕容初雪瑟瑟发抖,“小师兄?小弟弟?”

    没有回应。

    越走越远,脚下一个小石子把她给绊倒了。

    “嘶……”慕容初雪抬起手肘一看,原来是被地面擦破皮了。

    血“滴答滴答”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