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个锦衣卫小旗,不过微末大的官职,到底有什么神通,能让厂公如此慎重?”

    两人虽然这么想,可是却不敢怠慢。

    叶楚被两人恭恭敬敬的请上一辆豪华马车,很快便来到一处豪华府邸,却是从一个不被人注意的小门进去。

    “你就是殷澄?就是你一招击败了凌云恺?”

    叶楚刚一下车,便看见了一个白衣男装女子,双手抱胸,怀中还有一把剑,面色如霜,双目如钉,对着叶楚说道。

    说是白衣男装,其实是武士服,容貌清冷,身材高挑,一脸英武之气,倒有几分英姿飒爽的感觉。

    她一双美眸恶狠狠的盯着叶楚,仿佛下一刻一剑刺去,就能结果了叶楚的性命似的。

    叶楚此时已经入了筑基期,自然不会将一个女武士放在眼里,不由得摇了摇头,道:“这就是魏府的待客之道?”

    “你……”

    白衣女子闻言,脸色一寒,伸手握住了剑柄,手腕一抖,就要冲上前去。

    “魏廷住手!”

    一个苍老但是蛮和蔼的声音传来。

    魏廷立刻收回了迈出的脚步,随手将手中利剑插回剑鞘,动作利索之极。

    若是其他练武之人见了魏廷的动作,一定会为她的干脆利索大声叫好。

    可是叶楚是什么人,乃是准圣级别的“九章仙尊”,自然不会将这个级别的动作放在眼里,直接视若未见。

    “哼!”

    魏廷虽然听了老者的话,收回了蓄势待发的攻势,但是一双美眸,依旧不善的看着叶楚,仿佛他是什么十恶不赦的坏人似的。

    叶楚堂堂九章仙尊,一千年的时间游历宇宙,战遍诸天星空,区区一个小姑娘的敌视,他当然不会在意。

    “呵呵,咱家自入了司礼监以来,这还是第一次这么大礼见一位锦衣卫小旗,殷小旗,里面请。”

    一个模样端正,容貌清癯,满脸皱纹,笑起来时还很有几分慈眉善目的老农样子的大太监从里面走了过来,对着叶楚微笑道,看他态度和蔼,哪里像权倾天下的大太监,分明是有求于人的老者。

    而他身后则跟着一个身如标枪一般的男子,面白无须,眼神柔和,太阳穴高高鼓起,显然是魏忠贤的贴身护卫。

    叶楚暗暗点头,心说这才符合实际,如果魏忠贤真的长得和电视里那样满脸奸相邪气,皇帝会信任他才叫怪了。

    不过这种念头转瞬即逝,既然魏忠贤对他这么客气,足以体现这人有着无与伦比的嗅觉,难怪能以文盲之身,跃居大明顶层,果然有着不一般的敏锐和嗅觉。绝对不是仅仅依靠皇帝的宠信就达到这个地步的。

    若是论皇帝宠信,谁比得过天启元年就掌管司礼监的王安?无论是天启还是天启的老爸泰昌,都得喊他一声王伴伴,但就这样,照样被魏忠贤设计杀害,独掌宫中大权的。

    既然魏忠贤如此慎重,叶楚也不矫情,淡淡的说道:“九千岁嗅觉敏锐,反应神速,我也十分佩服。”

    进了房内,大家分宾主坐下,那个护卫却依旧站在魏忠贤身后。

    魏忠贤道:“殷先生不过是一个锦衣卫小旗,武功也不如何高明,突然之间一夜爆发,不但一招打败了我那外甥,而且对付十几人也不在话下,不知是怎么回事?”

    他不知不觉之间,竟然已经将“殷小旗”的称呼变成了“殷先生”。

    “我并非练武之人,这十几年来,我练得是道术,直到今日在突破瓶颈而已。”

    叶楚当然不能说夺舍附体,说了除了吓人之外,毫无用处。

    他也不能说是修仙,说了他们也未必听得懂。

    但是说道,他们应该就明白了。

    修道嘛,比如龙虎山的天师道,驻扎在西山的全真教,他们也都说自己是修道者。

    说起来大明也和修道有缘,永乐皇帝喜欢武当派,嘉靖皇帝喜欢炼丹的教派,他的堂兄正德皇帝,则喜欢各种教派,其中也包括道教,为此还自创发明了各种手印。

    “修道啊!”魏忠贤心中微微一震,他毕竟是文盲,天生对一些神神秘秘的东西有盲信之心,未入宫以前,进赌场之前也拜过关二爷,摇骰子的时候也求过观音菩萨,没事的时候也会喊“太上老君急急如律令。”

    可以说对此并不陌生。

    “殷先生既然是修道之人,想必有些本事……”

    “叔父,何必与他废话,让我来试试他到底怎么样。”

    魏廷突然插话,冷冰冰的看着叶楚说道:“既然你是修道者,想必有什么高招,有本事试试手,殷先生敢不敢?”

    “这是一言不合就动手?”

    叶楚心知肚明,这个魏廷敢在魏忠贤面前插话,一定是奉了这位大明九千岁的吩咐,两人一个唱白脸,一个唱黑脸呢。

    不过多少年了,已经没有人敢这样正面挑战九章仙尊了,昨天的凌云恺自然不算。

    没想到重生附体的第二天,便遇到这么一个英姿飒爽的女孩。

    只是他堂堂九章仙尊,准圣级别的仙宗,居然要和一个小姑娘比武决斗,说出来岂不是令人笑掉了牙齿?

    你见过大象会在意蚂蚁的愤怒吗?

    不过这里毕竟是人间,他呵呵一笑,不以为意的说道:“舞枪弄棒,打打杀杀只是小道,我想九千岁请我过来,可不是为了找一个保镖吧?”

    “殷先生说的轻巧,刚才你不是一副不屑一顾的样子吗?这会儿到如此大言不惭,莫非以为我魏廷的武功,不够先生瞧的。”

    “呵呵。”

    叶楚没有答话,只是淡淡的一笑,看样子默认了魏廷的问题。

    “你……”

    魏廷不禁勃然大怒,伸手便握紧了剑柄。

    “殷先生,我这侄女虽然习武不精,内劲只是小有成就,但是也得过名师教导,很是下了一番苦功,你正好可以指点指点她。”

    魏忠贤在一旁劝道。

    他虽然这么说,可是心里却是满是惊疑之心。

    听到外甥凌云恺的汇报,他立刻调出了殷澄的卷宗,发现对方只是一个锦衣卫小旗,武功见识都是普通,还经常喝酒之后满嘴跑马车,可是突然之间,身手如电,三拳两脚打倒十几条大汉,还对凌云恺说了那些莫名其妙的话语。

    这里面一定有问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