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吴忠!”

    宋刻面目扭曲看着青拱门前拥挤的人潮大声的喊道。

    吴忠擦了一把脸上的冷汗,紧走两步上前哈腰应道:“在,世子有什么吩咐。”

    吴忠看着宋刻脸上的表情:“完了,这位主又生气了,这次说不定又搞出什么大祸来。”

    洪国哪个官家子弟不知道在外寻乐的时候,碰上荣信王的世子宋刻最好躲着走,不要惹怒了他。

    因为那位主发起怒来真是什么都不顾,下死手的时候也不是没有。

    宋刻惹得大祸还少吗?但却硬生生是什么事也没有,关键是宋刻后台硬,人家是洪国圣上的亲侄子。

    所以这一来二去,宋刻就养成了嚣张跋扈、做事不顾后果的性子。

    果不其然,宋刻恶声的说道:“吴忠,给我带兵把这青石拱门封了,今天谁都别想往里进!”

    吴忠听了心里是马上破口大骂宋刻,你还真以为你是圣上的亲侄子就可以为所欲为了。

    闹事不看看这是什么地方,这是方圆百万里最强盛的几个修仙宗门之一。

    不要以为几个宗派所在的山门隶属于洪国境内就真的是归洪国管了。

    这白云宗别说出来一个什么长老,就是出来一个亲传弟子你那皇帝叔叔都得点头哈腰的不敢怠慢。

    你如今敢出兵堵人家山门,白云宗一旦发怒,别说皇帝保不住你,就是他估计也自身难保。

    但心里是这样骂宋刻无知,吴忠嘴上可不敢真的说出来。

    吴忠哭着个脸:“我说我的世子大人,你要是真的这么做了,您想白云宗还会收下您吗?”

    吴忠还是得耐心着委婉劝着宋刻。

    “我不管,今天吴忠你要是不带兵把这门堵了,我回去就把你杀了。

    “既然这白云仙宗说有缘人进,那神通广大的仙长们是否可以算到我派兵封门?!”

    “我看今天这些人只有能闯过我的重兵封锁才能算是有缘人。”

    又是我不管三个字,可这次吴忠听着心情可没有以前美丽了。

    但奈何宋刻已经发了话,吴忠可是知道这位主的性子,说得出绝对做得到,自己要是不听他的话,别说回去宋刻当场命令兵士杀了他都是很有可能。

    没有办法,荣信王把王府部分兵权交给吴忠就是要让他在旁遏制住宋刻不要闯祸,可如今他是两头为难,那自己当然是只能先保住自己命再说了。

    吴忠叹了口气,苦着个脸指挥着带来的一千多精兵,把人潮赶了回去,带着层层精兵守住了青拱门。

    ……………………

    “师兄,看山下那样子,好像有人把那青石门给封了,我们要不要下去看看。”一个面相稚嫩的白衣弟子问道。

    另一个看上去稍微年长的白衣弟子瘫坐在一块大石头上,随口回道。

    “管那么多干啥,和咱们有啥关系,宗门就让咱们在这测试灵根天赋。”

    “山下要闹就让他闹去,到时宗门要是看不过眼自然会派人去。再说这也算对那些人的考验了,闯进来才算是能耐。”

    先前问话的那个白衣弟子又问:“那要是一个都没闯进来的呢?”

    听了这话,陈万还是满不在乎:“一个没有?没有就没有呗,咱们宗门后边那三百黑山里散着的未入门弟子还少吗?”

    “你真以为现在宗门里还对招收弟子那么热衷吗?要不然也不会轮到只有咱们两个人来主持测试灵根入宗这个环节。”

    “自从各个宗门故意把山门所在泄露出去后,拥有灵根的弟子已经没有那么稀罕了。

    “每次都是人山人海堵在山门前,二十年一批二十年一批,成功入门挂名的弟子又是那么少,可以说咱们白云宗现在已经不缺待入门弟子了。”

    陈万嘴里随口说出外面的人打死也不会知道的一些隐秘。

    陈万瞥了一眼这个师弟,眼里露出一抹不屑,但随即之后他又想到了什么,直起身试探的问道。

    “我说师弟,师兄我看你这脑瓜也是不算太灵活,那当初你是怎么通过的入门考验?难道是师弟你是实力过人才……”

    年龄还小的那个白衣弟子脸上闪过一丝不好意思,一作揖回答道。

    “师兄,师弟真是惭愧,师弟是家族弟子,当年是家族派人跟着我一起进宗门帮助的我,所以…所以我才能顺利通过入门测试。”

    陈万没有关心那几个帮助眼前之人的人是否通过了入门测试,那还用说吗?那么难的入门测试,有人成就得有人败。

    陈万松散的也是还了一礼:“失敬失敬,没想到师弟还是家族弟子。以后可要多走动走动。”

    “当然,师弟求之不得。”

    “不过,那师弟为什么还要参加入门测试?不是说家族弟子可以面试入门吗?”

    陈万转念又问道。

    程足又是不好意思的一笑,摆摆手:“师兄,我所在的只是小家族,小家族而已。”

    “昂。”陈万点点头,表示明白了。

    陈万没再说什么,他可不会认为眼前的师弟“腼腆”的笑两声就是好糊弄的角色,他就能从对方身上榨取什么利益。

    在这白云宗里能活到现在的没一个是省油的灯,尤其是能成功通过入门测验的弟子。

    说什么纯是靠着家族的帮助才通过了入门测验,显得自己很是低能,陈万是不信这个鬼话。

    就三百黑山里那混乱黑暗的环境,要是靠着几个人的帮助就能成功通过入门测验,那每年宗里就不会只有那么零星几个成功入门的弟子了。

    或许这个白云宗入门弟子的身份是有点水分,但人也绝对可能不像表面上那么简单。

    示弱放低别人的警惕心,这手段他自打入了白云宗见得还少吗?

    陈万往山下瞥了一眼,超出常人的视力使他可以依稀看到山脚下拥挤的人潮,不用想他也知道此时这帮人脸上的表情是什么样的。

    狂热、欣喜、向往、以为一步登天的大好机会就在眼前。

    但修仙路哪是那么容易踏进、哪是那么好走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