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巨大的,足有三个成人拳头大小的棕黄色圆珠紧紧的注视着奇诺三人,那圆珠中央是暗沉的黑色,占据圆珠的百分之八十的部分,无数血红的丝线密密麻麻布满圆珠内部,像滴入水中的血滴,蔓延渗透。这圆珠随着周围的动静不住转动,让看到这东西的所有生命不敢有多余动作。

    “别……别说话……别动……“奇诺挡在两个女孩面前,身体忍不住发抖。

    “C级……”康斯坦丝倒抽一口冷气,紧紧抱住安娜。

    “呱!”

    巨大的圆珠慢慢升起,一个硕大的脑袋挡住所有的光芒。

    这是一只足有五米多高的蟾蜍,它藏在沼泽的泥潭中,被安娜的声音吸引从烂泥里爬了出来,带着一股浓厚的臭气。它粗糙的皮肤是一种难以形容的黄色,不规则的花斑上布满大大小小的疣粒,疣粒上又长着红点,看上去既可怕又恶心。

    “呱。”

    好像是听到奇诺的声音,这蟾蜍突然叫了一声,不过这声音比之前的小,但让正面承受的三人大惊失色,差点扑倒再地。

    “扑棱——”

    三人身后,一群野鸭子歪歪扭扭的飞上天,两米多长手腕粗的长蛇,奇奇怪怪的虫子争先恐后的爬出来,蟾蜍眼睛一转,一条红色的舌头箭一般窜出来,瞬间那群野鸭少了大半。

    冷汗顺着奇诺的额头流下来,那蟾蜍的舌头擦着他的头顶飞出去,落下的粘液滴在他脸上,灼烧出一个伤疤,鲜血顺着他的脸庞流下。

    “呜……”安娜呜咽一声,被康斯坦丝捂住嘴巴。

    “咕。”蟾蜍嘴里发出无意味的叫声,身体慢慢沉下去,脑袋消失在草丛中。

    奇诺仨人等了一分钟,直到周遭再没有一丝动静才呼出一口气,慢慢站起来。

    “主神在上,我腿都软了。”奇诺扶着盾牌站起来,转头对着安娜和康斯坦丝一笑。康斯坦丝面无表情,安娜露出一个笑容,然而下一秒,两人的表情一下扭曲,尤其是安娜,那副笑容混合惊恐的表情看上去有些可笑。

    “小心!”二人同时发出一声大喊。

    奇诺只觉一阵狂风袭来,他下意识抬起盾牌,只听“叮”的一声,奇诺整个人直直飞出去,撞出一片笔直的道路,滑行了整整三四十米后慢慢停下来。

    “我的天。”奇诺看着盾牌上鼓起的一个大包,难以置信的瞪大眼。

    “咕。”臭气传来,蟾蜍的脑袋悬在草上,黑色的影子遮住康斯坦丝和安娜,两双巨大的眼睛转来转去,最后盯向慢慢站起来的奇诺。

    奇诺握着手,转着脖子站起来,看了眼蟾蜍,又看向一脸担忧的康斯坦丝,二人对视一眼,眼神坚定,微微点头。

    下一秒,奇诺转头就跑,嘴里大喊“救命啊——”

    康斯坦丝抱着安娜瞬间消失在草丛中。

    “呱!”

    他们的行为惹恼了蟾蜍,它巨大的身体从泥潭中跳出来,向奇诺的方向追去。

    “为什么追我!跑得慢是我的错吗!”奇诺悲怆的大喊,脚下不停,飞快前进。

    蟾蜍动作缓慢,但是它太大了,每一跃都能快速拉近与奇诺的距离,只听“砰砰砰”的声音中,一人一蛙就要相遇。

    唰——

    康斯坦丝出现,一脚踏在它的脑袋上,手中匕首对着它的眼睛戳下去。

    “呱!”

    “噗——”

    蟾蜍发动声音技能,康斯坦丝动作一顿,被声音的震动击飞,摔在地上吐出一口鲜血,奇诺也被这声音震的手脚发麻,胸腔涌出腥气被他咽在喉咙里。

    “太强了……”奇诺看了眼昏过去的康斯坦丝,犹豫的拿出传送符……

    不远处,一个晃晃悠悠在草丛中逛悠的青年啃着不知在哪摸来的果子,把草当鞭子在手里甩来甩去。

    “呱!”

    ???

    “咔擦。”林言笑舔舔嘴角的果汁,疑惑的说,“什么声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