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寂尘站在天剑盟毁坏的大门前,面向前方。

    那里围堵着以黑衣老者、老皇主为首的一众强者,江寂尘想要杀出去难如登天。

    但他敢面对这群强者发出这样的声音,已然证明他战心的强大,战意的不灭,或许这样的人,才能独步天途,问鼎天道,走得最远。

    当然,前提条件是没有殒落!

    只是,现在黑衣老者和老皇主已经决定不再保留,就算击杀掉江寂尘也无妨,他们现更在意的是江寂尘身上的仙草。

    只要能得到仙草,他们必然可以踏入从前不敢想象的境界。

    而且,白龟长生草还有另外的逆天功效,那便是增加寿元。

    那怕是一块半片的白龟长生草叶子,都可以增加近百年的寿命,这可是相当于筑基境修士所增加的寿命啊。

    所以,这一刻,无人不疯狂!

    灰衣剑客青虚手中的半片,他们当然不敢打半分的注意,但江寂尘身上,他们期望可以找出另外的白龟长生草。

    此时,很多人显然都听到这里的消息,纷纷赶来,只是一瞬间,天剑盟大门前聚集了更多的人。

    但就在这时,虚空之中突然出现一股恐怖的力量,直接将江寂尘及一众人卷走,哪怕是黑衣老者和老皇主这样的小宗师都无法反抗分毫。

    “要战,便到别处去战,莫要在我天剑盟大门战!”

    虚空之中,传来了灰衣剑客青虚的声音,然后下一刻,他们所有的人都远离了青月城天剑盟的大门,出现在离北城门不远的古街道上。

    相距不到五千米,城门遥远在即,这一幕,明眼人都可以看出灰衣剑客青虚是故意如此,偏帮江寂尘。

    因为明明可以卷送到其它的地方,却偏偏送到北城门最近的地方。

    但众人也无话可说,毕竟灰衣剑客并没把江寂尘直接卷送到城外去。

    距离北城门更近了,遥望在即,却远如天涯,因为前路阻着重重的强者。

    而在此之前,远处的北城门上,江灵儿与八位强者的战斗早已结束,最终是她身受了重伤,但八位强者全部被她的云水剑斩灭。

    江灵儿白衣染血,身形摇晃地向城外掠去!

    “呼!”

    终于出了城门,江灵儿松了一口气。

    不过,她没有一丝停留,极速向月光森林的方向冲去。

    刚才一战,她不仅受了重伤,体内的水灵之力更是几乎耗尽,若再有人拦截,她就危险了。

    幸好,一路行走,直到月光森林在望,江灵儿都没有遇到什么拦截之人。

    然而,就当她要极速冲入月光森林的时候,心中蓦然间生出一股危感,

    以龙魂珠激发出来的战斗本能,让江灵儿没有向前冲,而是侧移了七、八米。

    “轰!”

    她原来所在的地方,瞬间被灵纹掌印和剑气淹没,直接在地上轰出一个巨坑。

    “没想到啊,灵儿师姐受了如此重伤,反应还能这般的迅速,真是让小师妹佩服呀!”

    江灵儿身形刚定,便听到一道娇然的声音传来,但声音之中无不充满了嘲讽之意。

    只听声音,无需看人,江灵儿都知道来人是谁了。

    这是她一直不愿意去想的事,不想最后还是要面对。

    最后拦戴自己的是自己师门的人,他们最是了解自己,知道自己必定会往这个方向走,所以早早在这里待候了。

    说话之人,自然就是灵月派最天才的小师妹施小语了!

    此时,在她的前面站着一群人,都是曾经无比熟悉的面孔,现在却觉得万分的陌生。

    为首之人赫然就是她的师父李月韵,在她的身后跟着四位灵月派长老,曾经都是江灵儿的师叔伯们。

    往下的就是与她同辈的师姐师妹们,共有八人,都是灵月派的天才弟子。

    八人都是先天一重到二重境之间,而小师妹已是先天二重圆满境。

    师父李月韵的修为最高,先天五重圆满境,四位灵月派长老是先天三重境到四重境之间。

    若是江灵儿完好,还有一战之力,现在么?根本没有哪怕是一丝的希望。

    “小师妹也依旧是如此的心狠手辣,喜欢背后偷袭呢?”

    然而输人不能输阵,江灵儿毫不客气地回应道。

    从前,施小语是五灵派最天才小师妹,同辈之中当该第一,但是她却一直被最天才的小师姐江灵儿压着一头,永远都只能身居第二。

    施小语很不服气,处处都要与江灵儿争高下,但从没有赢过,哪怕是吵架也从来都不是江灵儿对手。

    所以,从小到大,施小语一直都是活在江灵儿的阴影之下,小小的心理受到很大的创伤,甚至让她有些心理扭曲。

    但凡江灵儿所喜所爱,皆是她所憎所恨,也自然一次次幻想着一剑刺死江灵儿,所以刚才出手,她是没有一丝留情。

    施小语小脸变色,冷冷地看着江灵儿道:“伶牙利嘴有何用,你已被赶出了灵月派,这次我们要清理门户,哼!”

    这些江灵儿早有所料,并不在意,只是目光复杂地看着李月韵道:“师父百里送行,真让灵儿感动,不过,师父不要灵儿,灵儿此生却还会当您是师父!”

    “你现在说得真好听,你若真当我是师父,又如何会拒绝风家少主?你可知,这样会给灵月派惹来灭门大祸?我记得当时你是怎么说的,杀灵月派、杀江府与你何干?你真是我的好徒儿呀!”

    李月韵声音漠然无情,充满了嘲讽。

    师徒陌路,从此仇敌!

    江灵儿轻叹,却无恨,因为她觉得是她欠了灵月派,哪怕今日死在这里也无怨无悔,只是她心里牵挂不下的是江寂尘。

    “真是好精彩的一幕呀,师徒反目,生死相向!”

    但就在这时,一道侃笑的声音传来,而后又有一群人现身在此地。

    山间派之人,而且竟然是由一名小宗师带队,这名小宗师正是之前被神秘掌印拍出月光森林百里之外的那位。

    这名小宗师看着灵月派一群人精彩万分的表情,淡淡地笑道:“你们灵月派必是想擒下江灵儿向风家请罪吧,可惜,我们山间派更想将江灵儿献给风家,拿下这份大功,山间派在天珠国第一大派的地位必将牢不可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