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嗯,不该见的人也见了。”对于杨天香知道自己的行踪,帝瑾羽自己并不意外,毕竟一个王朝郡主若是没有点手段,那是不可能的“有什么问题吗?”

    “难道你不觉得奇怪吗?”

    “奇怪?”

    “你才刚入八荒多久,一年不到吧?不管是仙域还是乱地,这些庞然大物的太子天女,都见过不少了吧!你觉得自己有什么吸引力,能让这些天骄宠儿找上你?”

    杨天香说的话也不无道理,与寻常修士来说,自己遇见的仙域乱地的天骄宠儿应该是最多的。帝瑾羽脑海中不断的回想着从沼泽到八荒所发生的所有事情。

    忘情仙子,申屠无辉,影碟舞,小尼姑明惠,楚泽,还有刚刚碰面的英少杰,帝瑾羽一脸苦笑着说道“如果说这只是一个巧合,我自己都不会相信。”

    自己完全不知道这些人到底有什么图谋,就连眼前这一位杨天香郡主,对自己的图谋也是让人摸不着边际。

    “别怎么看我哦,我对你的想法可比他们来的简单的多。”

    帝瑾羽脸上也是不语苦笑着,这其中真假谁又能说的清楚,没想到从一个道天弃族居然会引出怎么多问题,现在自己能走的就是尽快踏入五龙境界,以待踏上知微境界与这些天骄宠儿有大道争雄的资格。

    就在两人都无话可说的事情,一阵急促的脚步声,从雅心楼底层一路传上来。听着这急促脚步声,不管是帝瑾羽还是杨天香都没有好脸色,两人等待的麻烦终于来了。

    “报...报....报告...报告郡主,大事不好了!”青一满头大汗脸上神色都是紧张模样,如同大难临头一般,已经是上气不接下气“守城军营出大事了,出大事了。”

    “如实说来!”

    “今天小人在甲级三号军营,操练士兵.....”说道这里青一已经有点不敢再开口说话,只是看了看杨天香眼眸当中散发出来的威严,才壮起胆子继续说道“起先发现有少许士兵精神不振,双目无光。”

    “然后死了?”杨天香把青一的话接下去说了,很显然她已经猜到了事情的结果,看来自己最不愿意看到的事情发生。

    望风城军营编制同分甲乙丙丁四个等级,却没想到会在最高等级的军营出事情,这一点在帝瑾羽看来也是出乎意料?“难道你望风城当中能够,还有道天弃族的人存在?”

    “走!去甲级三号军营!”

    同为青木明珠,杨天香有着和杨天月一样的雷厉风行与果决。说走就走在青一的带领下,自己和杨天香急赴军营而去,一路之上帝瑾羽的目光更加注意起街道上的行人,虽然没有感觉出有异常,却总是有着说不上来的感觉。

    原本以为事故会出现这些望风城百姓身上,现在却出现在守城军队身上,这幕后之人真是想要直插望风城的心脏,咽喉部位。

    话不多说,风驰电掣之下三人已经身在甲级三号军营门外,军营大寨一眼而过就让普通凡人,心生紧张或压迫感,目之所及到处都是甲胄刀剑机械,这里是完全不同于望风城普通百姓的世界。

    帝瑾羽看着杨天香的目光,一样是停留在高大粗犷的大寨前,可能是心中多有盘算,这青木郡主的脚步还没有准备跨进这个是非地区。

    “走吧!福祸难躲,生死不可避!”

    反道是帝瑾羽神情自若浑身上下有着一种大无畏的勇者气度,大步向前帝瑾羽就这样闯了进去,也许这所有的军营都差不多,也没有什么特别之处,唯一的区别就是这军营内的士兵。

    当帝瑾羽的脚步踏进一个又是不属于他的世界后,这些军营内的士兵,第一时间做出了反应。时至敏感时期,守城士兵的警惕性更高。

    脚步一到还未仔细观察,就看见自己已经被装备精良的士兵团团围住,帝瑾羽的目光与之这些受过严格训练的士兵来回相撞,气氛紧张场面也是剑拔弩张,守城士兵已经做好随时进攻的准备。

    “不得无礼!放下你们手中的武器!”

    军人的天职就是服从命令,在望风城守城军队当中,青一有着绝对的威望没有人敢违背“还不赶快拜见郡主大人!”

    “免了!”

    杨天香来回巡视了一下整个军营才开口说道“青一,你这望风城军营打理的不错。”当然杨天香真正关心的并不是这军营的整体面目,“那几个死亡的士兵了?”

    几个诡异死亡的士兵原封不动,无声无息的倒在校场当中,手中还握着战矛只是再也不能挥舞了。帝瑾羽暗开真龙生死眼想要一看究竟,和之前城中百姓的死状相差无几,三魂七魄全然被剥夺。

    “这幕后之人,究竟是阴灵乱地还是道天弃族所为?”

    帝瑾羽完全没有头绪,两者的手段都相差无几。反观杨天香,眉头深锁只是看了一眼死去的士兵,更多的时候还是把目光投向苍穹虚空当中。这样的举止不得不让帝瑾羽怀疑,事情和道天弃族脱不了干系。

    “好好埋葬了吧!”

    自从进入这军营后,杨天香就变的少言寡语,脸色当中总是带着从未有过的冰冷。在这冰冷的面容下,帝瑾羽看到的是熊熊燃起的怒火和杀心,比以往任何时候都来得强烈。

    “如果平静远去,你说我们还能存活多久?十年?还是二十年?”

    杨天香这话问得有点不着边际,帝瑾羽也是没有多作回答,谁也不知道这平静是否过去,很多时候其实平静已经过去,大多数人都在自欺欺人。

    青一在安排几个年轻力壮的士兵,把几名死去的士兵抬走。就是在这样的情况下,杨天香所说的平静清清楚楚的离开了。

    还是一个好天气蓝天白云暖阳高照,一个值得去享受的时光。全在下一刻消失不见,蓝天不存,万里云天在一点点的破裂粉碎其中过程很是缓慢,让人越看越是充满窒息感觉,阴霾在不知不觉里已经笼罩了整个望风城。

    云天尽头出现了一个漆黑又是未知的裂缝,这裂缝在一点点的蔓延当中,没有人会知道在那充满恐怖的裂缝当中,会出现什么样的事情。

    帝瑾羽在等待,杨天香也在等待,这甲级三号军营的所有士兵同样在紧张中等待着。这种紧张的氛围一直持续着,没有人知道时间过去了多久,可以说整个望风城都鸦雀无声,对于他们来说末日就在眼前,死亡已经不在重要了。

    谁也没有想到风暴会来的怎么快,对于帝瑾羽来说,或许真的是来的太快了,看着那深不见底的虚空裂缝,自己总有似曾相似的感觉。天变则地动山摇,整个望风城就如同海中摇曳浮萍在洋,随时都有沉入深渊的可能。

    “该来的总是要来。”帝瑾羽拳头紧握,目光如电直盯着云天虚空上,所有的变化,不敢有一丝一毫的懈怠。紧张和兴奋同时融入心上头。

    “轰!”

    一声万里悠远传,抬头再看那虚空已经破裂的更加彻底了。只是黑暗当中,已经是不见任何动静。帝瑾羽转头望了身后所有的士兵,发现并无异常才放心下来。

    “轰!”

    “看来我还是高兴的太早了。”

    这第二声雷霆怒音的威力更胜之前,声音一来瞬间就让大地尘土飞扬,寸寸都有龟裂的痕迹,终于还是在那裂缝当中出现异样。

    伴随着天地哀嚎六道哭丧的悲声伤语下,一只白骨巨手从时空的最深处,一点一点的出现在这个世界。

    可说是穿越空间横贯了过去未来的时间,帝瑾羽在这只白骨巨手上,看到了无限的恐惧无穷的可怕,在一点点的爬上所有人的心头。

    情况不对杨天香立刻说道“青一,叫军营内所有士兵都退下!”

    可这些士兵就好像着魔了一般,神情呆滞双眼无光,已经没有了自我的意识,就好像被这白骨巨手控制了一样。

    从这白骨巨手出现的那一瞬间,帝瑾羽的目光就没有离开过半刻,之前还没敢证实自己的推断,直到那白骨森森的巨手上开始一点一滴的挂上鲜血淋淋的皮肉。

    “天外恶魔族?”

    是震惊也是意外,帝瑾羽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这一刻所有的真实感觉,自己都希望只是错觉虚幻而已,当日在秦公国都城内,若不是凭借树心龙脉那里能够危退,那王坤等人招来的天外恶魔族。

    一个道天弃族的出现已经够让人头疼的,现在居然恶魔族再现,帝瑾羽已经不知道这整件事情,到底是那方为之。和上一次不同,那天外恶魔族并没有全数显化出来,只是一只白骨森森的巨手垂挂在,不再湛蓝明媚的苍穹高空上。

    “吼!”

    “吼!”

    “吼!”

    三声恶魔音同起天地间,望风城八荒地宇内同听。就算强如杨天香这等奇女子,耳边也有振聋发聩之感,更别说帝瑾羽或者一众士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