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齐瑞脸色铁青,恨不得立即一掌拍死对方。

    然而,正是楚林这底气十足的样子,反而让他心中犹豫了起来。

    王齐瑞眯起了眼,目光在人群周围扫过,似乎想要找出一些端倪,自从上次刺杀失败之后,楚林身边总有高手轮流保护,此刻虽在武院,但很可能那些高手就隐藏在人群之中。

    只是,片刻之后,王齐瑞有些失望的微微摇头,此时围观的人实在太多,他根本观察不过来。

    “楚林,我身为长老,不是很想对你动手。你别逼我。”心底虽然犹豫,但王齐瑞还是咬牙说道。

    楚林笑了,他敏锐的感知力轻易地捕捉到王齐瑞那隐晦的情绪。

    迎着王齐瑞阴鸷的目光,楚林没有说话,浑身上下灵力喷涌,头顶的阵旗扑闪着道道恐怖气息。

    “既然你冥顽不灵,不配合执法队,那我只有亲自动手了。”

    看着楚林的态度,王齐瑞眼里不悦之意更甚了几分,一股摄人的气息从他有些佝偻的身体上升起。

    尽管忌惮于楚林背后那些轮流保护的高手,但此地身处内院,而且王齐瑞身为执法长老,有着名正言顺的理由,就算那些高手真的出面了,相信也没办法对他做什么。

    这么想着,王齐瑞当即大手一挥。

    “大降魔手!”

    轻喝一声,一道乌黑的巨大手印从王齐瑞的手掌延伸而出,劈头盖脸地朝着楚林拍去。

    黑色手印之上,散发着阵阵可怖的气息,逼得周围人群骇然后退,阵阵狂风之下,就连眼睛都有些睁不开。

    楚林面色凝重,那黑色手印的气息几乎让他生不起反抗之心。

    “太强了……”

    第二次面对玄武境的强者,楚林心下忍不住惊叹一声,看得出来,王齐瑞这一击在力量上,虽然有些克制,但也绝对没有任何留手。

    楚林知道,对方是怕当场拍死自己,会被天枢阁那三位长老惦记,所以才想以一个看似名正言顺的理由,将自己打残,然后带走。

    迎着大降魔手,楚林眼里战意升腾,万钧盾飞快覆满身体,同时低吼一声:“五行阵,五行聚首!”

    声音刚落,阵旗之上顿时溢出五道色彩不一的力量,极速旋转着凝聚在一起,朝着那即将落在头顶的黑色手印而去。

    轰!

    强大力量的碰撞,带起一股狂暴的冲击。

    大地在这一刻都仿佛狠狠的颤了一下,不知有多少围观的人趔趄摔倒。

    “噗!”

    楚林倒退了十多步,喉咙一甜,喷出一口鲜血,踉跄止住身形,万钧盾的光芒此刻显得有些微弱,似乎随时都会崩溃。

    玄武境终究和他灵武境不是一个档次,这简简单单的一招武技攻击,就已经让他如此狼狈,甚至不得不用出五行阵的阵秘。

    雕阵术中所记载的阵法,从玄阶起,都会配有几个阵秘,用于配合发挥阵法的力量,五行聚首,便是五行阵的两个阵秘之一。

    王齐瑞眼皮一跳,大降魔手之下,楚林居然没有倒下,这让他有些诧异,而同时望向那面大旗的眼神,贪婪也更浓了几分。

    他认为,楚林区区灵武二重的修为,必然是仗着那面旗子才没有很干脆的落败。

    同一时刻,围观人群中,传来几道隐晦的波动,他们的目光都是盯着楚林头上那面大旗。

    “大降魔手,二品上等武技。楚林,你居然能够接下来,怪不得你这么狂。不过,老夫倒想看看,你还能接下几招。”

    王齐瑞再次抬手,在空中连续挥舞了两下,顿时光线一暗,只见两只黑色手印朝着楚林拍去。

    这一幕,让得所有人都暗自摇头,跟外院弟子们比起来,楚林是最强的,然而和玄武境的长老比起来,终究还只是个渣。

    “看来王长老对楚林,是势在必得的。”有人轻声说道。

    执法长老亲自出动,对楚林的结局,他们似乎都有些不看好。

    只有天武盟的人,眼里除了紧张和担忧之外,居然还有一丝希翼。

    对于楚林,他们有着一种莫名的信服。

    ……

    大多数人都只顾着摇头叹息,却没有人发现楚林狼狈的表面之下,却是依旧镇定的神色。

    “阵秘,五行幻灭!”

    只见楚林低吼一声,周围空间的无主灵力顿时在他身前聚拢,极速旋转之下,居然形成一个五彩阴阳鱼的图案。

    五彩阴阳鱼宛若画卷般铺开,然后将楚林的身影笼罩在内。

    下一刻,两道黑色手印便是落了下来。

    轰,轰!

    两道震耳欲聋的声音爆响传来。

    楚林心神巨震,口鼻之中都溢出了鲜血。

    五行幻灭,承受了大降魔手的大部分冲击,却依旧有着几丝漏了进来。

    玄武境的力量,仅仅几丝,都宛若山川大岳砸在身上一般,楚林浑身针刺一般剧痛。

    “到底还是境界差距太大了……”喃喃一声,楚林手中多了一个瓷瓶,狠狠地往口中灌了几口灵液。

    伤势和消耗的大量灵力在这一刻,快速补充了回来。

    “这小子手里的宝贝还真多。”王齐瑞老眼一瞬不瞬地盯着楚林手里的瓷瓶,以他玄武境的感知力,自然很轻易就能感受到那瓶口之上溢出的磅礴灵力。

    三招,没能击倒楚林。

    人群震惊地看着这一幕发生,这比之前屠灭青灵盟更让人难以置信。

    境界之差,宛若鸿沟!

    在王齐瑞面前,本应该是动动手指就能捏死的一直蝼蚁,就这么硬生生的靠着宝物,撑过了三招。

    “看来是老夫小瞧你了。”王齐瑞脸上也有些不好看,这也让他心中杀机更浓了,小小年纪就能做到这一步,等到以后,后患无穷。

    所以,就算不为徐家办事,楚林,也必须死。

    这么想着,王齐瑞朝着楚林狠狠一挥手,自语道:“我就不信,我动用五成力量,还不能把你打趴下。”

    黑色手印,遮天蔽日而来。

    较之先前,这一次,它大了数倍,颜色也深了许多。

    望着这一幕,楚林心中终于升起无力感,境界之差,的确宛如鸿沟。

    “他们若是再不出手,我就真得交代在这了。”楚林低语一声。

    果然,下一刻,一个老头突兀地出现在了楚林身前。